首页 看中国 最热点 望全球 老百姓 法与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体娱 顾问团

百家

中国民生网总编办公室
旗下栏目: 百家 民意 纵观 曝光
来源:网络投稿 编辑:于中宁 发布时间:2018-04-14 10:23
摘要:【核心提要】说中国占了便宜,美国吃了亏,这是对美国政治经济结构的完全无知,严重误判,对于那些对美国没有多少了解的人也许还能说得过去,而专门研究美国的人,做出这种判断,就是不可原谅的错误了。 中美贸易

  【核心提要】说中国占了便宜,美国吃了亏,这是对美国政治经济结构的完全无知,严重误判,对于那些对美国没有多少了解的人也许还能说得过去,而专门研究美国的人,做出这种判断,就是不可原谅的错误了。

  

中美贸易到底谁占了便宜?——论中国是否还要吃亏换发展

  中美“贸易战”成了当今的真正网红,许多朋友希望听听我的看法。现阶段,中美的贸易战还没有开打,准确的说法应该是“贸易威慑”。其实关于贸易威慑和未来的贸易战前景,实在没有什么可说的,因为所有明里暗里的事情都像孟非头上的虱子一样是明摆着的。

  朋友传来一个某教授两个半小时的讲话,我断断续续的听完了。这个讲话总的说还是不错,虽然既不新鲜,也不深刻,但对中美关系进行了一个大致的概括分类,条理清楚。要知道,中国的教授有这个本事,就已经是相当不简单了。

  但是,讲话中有一个关于中美贸易的问题是错误的,这就是中美贸易到底是谁占了谁的便宜?某教授认为中国占了美国的便宜,理由是中国的发展很快。

  这个观点不但与事实不符,也不符合美国的民族特性,美国人信奉的基本理念和美国的政治经济结构。尤其有害的是,它呼应了特朗普和美国反华派的观点,抽掉了中国回击美国贸易讹诈的道义基础。

  为此我看了几篇朋友传来在网上流传的相关文章,才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一池清水已经被所谓的专家和自以为是专家的假专家网络写手搅浑了。

  为此,我决定写几篇关于中美贸易博弈的文章,仍然放在这个关于战略的系列里,并且把系列的名称改为“南海问题和中美战略博弈系列文章”。

  

一、利益最大化是美国的基本理念、理论基础和种族根性,也是美国政治经济结构的必然指向

  中美贸易是一种交易,交易就要你情我愿,双方都觉得合适合理才能达成。

  美国的专家学者们中有一种流行的说法,说美国为了政治利益在经济上做出了让步,而中国并没有在政治上发生美国所期望的变化,因此这个经济让步让美国吃了亏。这个说法是彻头彻尾的谎言,而中国的绝大部分学者都信以为真,无论是支持中国政府,还是反对中国政府的,都在那里传播这个谎言。

  美国总统柯立芝曾经说过,美国就是商业。美国以商业立国,在获得商业利益上,美国从来没有什么道德可言。利益最大化,无论是政治的、经济的还是科技的,都是美国理念的基本准则。

  我在以前的文章中曾经多次讲过,现在的美国白人是印欧语系人,也就是雅利安人及其旁系日耳曼人的后代。这个种族仅仅用了一千多年的时间,就灭掉了智人走出非洲后几万年在世界各地所建立的绝大部分文明,其中包括最早的埃及文明,两河文明,印度文明,米诺斯文明,以及稍晚的古希腊罗马文明,印第安文明。古文明中仅剩中华文明一枝独存,如果不是中国众多的人口,也几乎被灭掉。

  从种族的角度说,白人种族虽然不能杀光世界上所有其他种族,但是他们用挑拨、改造和奴役的办法,已经控制了除华人之外的其他种族,这其中包括闪米特人,它的两个分支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受白人的挑拨不断的进行战争;古代曾经威风八面的突厥人,基本被白化了;非洲黑人虽然政治上独立了,但经济上仍然受控制;美洲和大洋洲的土著人,离种族灭绝不远了。

  利益最大化,为了这个最大化不惜采用最残酷的手段,这不仅仅是西方政治学、经济学、法律学、历史学等等基本理论架构,而且是白人种族的根性,对这一点没有深刻认识的人,都不配称为是战略家。所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虽然从理念上说,传达了中华文明的价值观和中国人的良好意愿,但在实践上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对于美国人来说,无论是从理论上、理念上和种族根性上,为了一个不确定的政治前景出让现实的经济利益,这都是不可能的。

  从政治经济结构说就更不可能。美国是分权制,各自维护自己的利益,联邦政府为了虚无缥缈的政治利益,让地方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和个人作出经济让步,连想都不要想。现在特朗普要为美国捞经济利益,那些有可能利益受损的组织和个人都还不干呢。

  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时,中美的实力相差极为悬殊,中国有求于美国的程度远大于美国对中国的需求。美国希望拉中国对抗苏联,那是70年代的事。90年代初,中国真正进入全面开放的时候,苏联早已垮台,美国早就没有这种需求了。一个全球霸主,而且是唯一的霸主,向一个并不属于在自己阵营的弱势国家让步、吃亏,这完全不是美国人的逻辑。

  说中国占了便宜,美国吃了亏,这是对美国政治经济结构的完全无知,严重误判,对于那些对美国没有多少了解的人也许还能说得过去,而专门研究美国的人,做出这种判断,就是不可原谅的错误了。

  

二、中美贸易的本质是中国付出了巨大代价购买了美国控制的世界市场的入场券

  如果说从意愿上并没有这种可能,那么事实上是不是可能呢?

  中国的专家教授不仅在分析能力上有问题,而且患上了严重的健忘症。他们都忘了,在十多二十年前,网络上是怎样骂中国政府无能,谴责中国的轻工业、日化工业整体沦陷,中国的照相机、胶卷儿倒闭的倒闭,卖掉的卖掉,中国街上跑的汽车都是外国牌子,中国的国有企业职工下岗,自谋生路,等等等等还有好多,我都得了老年痴呆症,想不起来了。

  也就是说,中美的贸易是以双方市场的开放为前提的。而双方市场的开放中国的损失要比美国大的多。对中国来说,市场开放带来的是中国资产的大量破产、清盘、减损;对美国来说,美国得到的是资产转移和增值,没有承受任何损失。美国工人的状况,首先是由于新自由主义从80年代就开始不断拉大贫富差距引起的,以后则是金融危机加重了这种状况。

  93年和94年,我在美国拍摄企业管理的大型专题片,想买一双美国产的耐克鞋,各地的各种商场都没有。我问售货员为什么?售货员耸耸肩说,这个国家什么都不生产。最后我买了一双台湾产的耐克鞋。

  从70年代开始,美国就进行了产业转移,由于美国市场趋于饱和,美国拥有充足的资本,但劳动力成本太高,已经缺少投资空间。美国的产业转移是一举三得,先是通过资本输出获得了资本增益,其次是获得了他国市场的了巨大市场空间,三是利用他国的低成本劳动力,既占领他国市场,也返销本国市场,获得巨额的利润空间。

  美国产业转移的对象,先是日本和欧洲,但这些国家的劳动力价格并不比美国低多少,很快就玩儿不动了。然后对象转到亚洲四小龙,墨西哥等国家和地区,产业转移才真正大规模的发生。98年我们去美国时,中国货的优势还不是特别明显,美国服装鞋帽的价格还不算低,大城市郊区建的打折MALL也不够多,那时候我们还大箱子小箱子从中国买东西过去。

  2000年后,这个情况发生了显著变化,中国货铺天盖地,美国服装鞋帽过季打折的价格低到了你就是没有用也想买。这以后我们都是大箱子小箱子往中国运。有时太便宜了,手里没箱子,现买箱子装。我有一百多件长短袖T恤衫。最贵的是PIMA棉长袖T恤衫只有15美元,Ralph Lauren和布鲁克兄弟的短袖T恤衫,最便宜的只有5美元。Ralph Lauren的条绒裤连税只有12美元。

  这些价格是这些商品销售价的一至两折,是这些商品出厂价加上运输和储存的上架成本,而它们的销售价合人民币都在上千元。中国出口美国的服装鞋帽,销售价都是出厂价的十倍以上,再加上中国工厂主的利润留存,想想看中国的工人得到了什么?

  中国工人用自己辛勤的汗水,几乎是非人的生活和工作条件,让美国资本家赚得盆满钵满,这怎么就成了占了美国的便宜?这个帐到底是怎么算的?说这种话的人到底还有没有良心?

  稍微有点儿经济学知识的人都知道,美国的资本输出和产业转移是必然的,这是由美国的劳动人工成本太高,长期积存了大量资本剩余和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决定的,跟中国没有毛关系,有没有中国存在都会发生。如果说中国占了什么便宜的话,那么占的不是美国,而是第三世界穷哥们的便宜,这是因为中国相比他们有巨大的优势,能够吸引美国的资本。

  中国第一个优势就是拥有一个世界最大而统一的潜在市场。美国资本输出带动产业转移,不仅仅是为了回输商品,更大的目标在于占领世界市场,获得规模优势和规模收益递增。规模收益递增是现代经济主要的利润来源,而中国市场的巨大容量为美国资本获得规模收益递增提供了最好途径。中国市场的容量和美国市场的容量加在一起,已经接近单一资本规模收益递增的边界,这就是美国获得中国市场之后,投资的速度相对放缓的原因。

  关于规模收益递增,中国经济学家基本都不懂,有兴趣者可以参看本公众号上的刊登于2012年《财经》杂志年刊的文章:《中国经济转型需要“腾笼”换规模化之“鸟”》。

  中国的第二个优势和第一个优势是联系在一起的,就是巨大的低成本的劳动力资源。外部资本涌入中国的时候,中国劳动力的成本是以个体农业价格为参照的,这一价格在发展中国家相差不多,中国的数量优势使得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必定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大大降低了资本投资的风险。

  中国第三个优势是劳动力高质量世界无人能比。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吃苦耐劳,遵法守纪,教育程度等等素质,单个看或许有一两个民族能与中国人比较,但综合来看,中国人的素质是世界最高,无人能比。

  当然,这个素质中国的普世精英并不具备,从本质上说,他们并不属于“中国人”的范畴。

  92年我在王朔家里和王朔、刘大结巴聊天儿,刘大结巴说,我真恨我怎么会生在中国,其实我的血管里流的是西方的血。这个话说出了普世精英的本质。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看本公众号以前的文章《刘某与钱仲书》。这篇文章我是2000年在美国写的,最初登在美国多维网上,被国内强国论坛等多家网站转载,社科院的胡小伟还打长途问我。据说这篇文章对刘大结巴产生了影响,『中国民生网 (微信ID:minshengwangcom)』,使他的狂妄色彩减了许多。

  中国第四个优势是在改革开放的时候,中国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工业基础,并且也有一定的管理经验和技术经验,能够较快的实现供应链配套和产业的聚集效应。

  中国的第五个优势就是有一个很厉害的威权政府,说一不二,说干嘛就干嘛。“要想富,先修路”,发展工业化,需要完备的基础设施,需要盖房子,需要城市化,这就需要占地占房,环境啦,资源啦,全都不吝。世界资本为什么不愿意去印度?因为印度政府没有这个权威。

  现在的中国虽然有不足,政府正在改变种种不利的情况,反腐败,扫黑,改革再出发,就是具体的举措。如果你骂中国政府的同时,也骂那些躲在背后闷声获利的美国资本,就还算有点公平公正的味道。但是如果你在骂中国政府的同时,把美国像你老爹一样供着,那么只能证明你是一个披着中国人皮的西方人,像刘大结巴一样,皮囊是中国的,血管里流的却是西方的,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香蕉人儿。既然本质上都不是中国人,中国发生的事儿跟你有毛关系吗?

  以上五条虽然让中国获得了发展,也留下了巨大的社会成本,而且很受美国资本和其它外来资本的喜欢。讨论的是谁占便宜谁吃亏,不是很能说明问题吗?至于道德与发展的悖论问题,这是个很深刻的问题,中国的所谓专家一般都不懂,这里就不谈了。

  所以中国是用世界上素质最高的劳动力,以及低收入、环境恶化和资源枯竭等巨大代价,买了一张受发达国家主要是美国的国际资本控制的世界市场的入场券巨大代价。

  也就是说,从总体上说,美国是占了便宜的,但是这个便宜占到了美国资本家手里,工人承受了损失。美国所形成的社会矛盾加剧,是美国自己的问题,与中国无关。特朗普作为一个典型的,挥霍无度的,19世纪式的资本家,他很清楚问题在哪里,也很清楚怎样转移矛盾。他转移矛盾的这一需求,和美国精英阶层企图维持美国霸权的战略需求发生了契合。美国所谓现实主义的霸权战略或帝国战略,正在逐渐抛弃所谓理想主义外衣,为自己找到新的意识形态外衣,它的新名称叫“美国第一”。这一战略目前正在磨合中,我们将在以后的文章中分析这一新战略。

  

三、吃亏的交易并不一定意味着错误,中国以吃亏来换取发展,这是在当时条件下唯一的选择

  但是,吃了巨大的亏,付出了巨大代价,不一定就是错误的。中国的普世精英都是动物式的直线思维者,他们会说你吃亏干嘛还干?关键的问题在于,这个选择题不是在吃亏与不吃亏之间,而是在吃亏和发展之间。

  我在以前的文章,也就是本系列第11篇《怎样判断美国对中国的战略意图?》中,引用美国战略家米尔斯海默的观点:

  他阐述了对国际体系的基本判断:“国际体系是一个险恶而残忍的角斗场,要想在其中生存,国家别无选择,只得为权力而相互竞争。即便满足于和平生活的国家也会被指责参与了无情的权力竞争。这种安全竞争的根源在于当一国受到另一国威胁时,没有供他们求助的更高权威。在国际体系中没有守夜人,而且,国家永远无法确信其他国家对他们不怀敌意。”

  也就是说,米尔斯海默把国际社会认定是一种丛林社会,它的基本法则就是弱肉强食,物竞天择,因此他得出的结论是:“理想的结果是成为体系中的霸权国,因为拥有如此多相对权力的国家,其生存几乎可以得到保证。相反,软弱只能招致麻烦,因为强国往往会占弱国的便宜。”他还明确的指出:“竞争具有零和属性”。

  米尔斯海默所说的强国占弱国的便宜,就是世界博弈的基本规律。美国人并不想否认这一点。

  当西方用军舰打开中国大门的时候,中国还不知道,这是西方人最后要控制的世界空间。中国人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经过了一百多年,终于获得了在世界上独立自主的政治地位。但是我们在世界上获得经济地位的斗争,同样艰苦卓绝。我们的策略就是忍让、吃亏,跟人家陪笑脸赔不是,人家打了左脸,再把右脸伸过去。我们所有的这些忍让吃亏,目的只有一个,尽快的壮实强大,并且在强大后,不再吃亏忍让,不再跟人家陪笑脸儿,不再让人家打了左脸,再把右脸伸过去。

  现在中国是不是强大到了可以不忍让不吃亏的程度,这是一个可以讨论的策略问题,只要目标是为了不忍让不吃亏。但是如果你的目标是想让中国融入美国的世界,成为美国的一个催悲儿,就像欧洲,日本,韩国那样,或者像过去的蒋介石那样,那你还是哪儿凉快上哪儿呆着去吧,你在骨子里就不是中国人,中国的事儿你管得着吗?

  在某种程度上说,中国是独自在面对整个世界。从前有一帮人搞了一个专题片叫《河殇》,中心意思是说,中国的老祖宗选错了地方,住在黄河边,而不是海边,没有形成侵略性,世界被瓜分时,中国没有分到一杯羹,反而受到海洋民族的欺负。

  这个说法不能说一点儿道理都没有,海边儿的人确实把河边的人都打败了。但是《河殇》的作者不知道,海边的人原本不在海边儿,他们本是草原上的人,他们生性就是挪来挪去抢东抢西,海边是被他们抢占的。更重要的是,8000年前我们的老祖宗哪里知道8000年后还有这么一群世界级土匪,现在责怪我们那些当年还光着屁股的老祖宗们,是不是有点太无理了?

  8000年来,我们中华文明中华文化形成了一个传统,我们一心一意干好自己的事儿,别人的事儿我们不管,我们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文化心理,典章制度,社会规矩,政治习惯。我们有耐心,也愿意妥协,但是我们有底线,如果有人欺人太甚,我们拼了命也要反抗一下。

  过去有人告诉我们说,你们的制度太落后,所以经济军事都不行,落后了就要挨打。我们从了改了,从孙中山到毛泽东再到邓小平。现在我们富裕了,也强大了,可是还是有人说我们的制度太落后,那我们就不明白了,这里面的逻辑点到底在哪里?过去你们说不富裕不强大证明制度不行,现在富裕了强大了还是制度不行。到底什么才能检验一个制度好与不好呢?我觉得你们还是先把口条理顺了再说话的好,

  如果中国的改革开放并没有占美国的便宜,中国还吃了亏,顶多也就是你情我愿做了一笔不对称的交易,那么美国讹诈中国,必定是另有所图。其实美国人很坦率,他们直截了当的说,就是对着中国的2025更高水平的发展而来的,也就是说,它是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就是要剥夺我们的发展权,不让我们有更高的发展,不让我们可以和他们平起平坐,甚至超过他们。

  我喜欢美国人,他们从来都是直截了当,从不遮遮掩掩。而他们的走狗,中国的二鬼子们,却显得虚伪的多,他们编造了许许多多的谎言,来为美国人本来是明明白白的目的洗地,拿龌龊当高尚。在以后的文章中,我将选择几个重点来分析他们的谎言。

  看来在中国,汪精卫的阴魂远没有散去。

欢迎转载回链: 中美贸易到底谁占了便宜?——论中国是否还要吃亏换发展| 民生网
本页固定链接:https://www.minshengwang.com/yiminsheng/799850.html
责任编辑:于中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