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中国 最热点 望全球 老百姓 法与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体娱 查民生

社会

中国民生网总编办公室
旗下栏目: 评论 社会 热议 军事

沙皇、蒋介石与毛泽东

来源:复兴网 编辑:伏牛石 发布时间:2017-11-10 01:38
摘要:中国与俄罗斯是领土接壤的天然邻居,虽然两个国家领土面积都很广阔,但相比在人口与领土面积上还是存在着巨大差别。 十月革命以前的俄罗斯,领土面积已经是中国的近乎二倍了,可它的人口却只有中国的四分之一。当

  中国与俄罗斯是领土接壤的天然邻居,虽然两个国家领土面积都很广阔,但相比在人口与领土面积上还是存在着巨大差别。

  十月革命以前的俄罗斯,领土面积已经是中国的近乎二倍了,可它的人口却只有中国的四分之一。当然谁都知道,俄罗斯广袤的国土面积中,几乎有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都是鸦片战争以来从中国掠夺的。

  中国晚清王朝末年,政治腐败,军纪废弛,国家空有列强觊觎的不菲财富,只因严重缺失了一个民族应有的精气神和与时俱进的思想理念,老大腐朽,闭关自守,一味惊惧甚至排斥西方世界由工业革命带来的先进而巨大成果,致使自己的国家似鸵鸟一般蒙头扎进在自欺欺人闭目塞听的危境之中,试图聊以延续曾经的天朝帝国梦幻。

  资本主义兴起的西方世界,最缺乏的就是支撑自己兴旺发达所必需的不竭资源与丰厚财富。资本积累时期对资源财富的强烈需求使得他们对弱于自己的任何一个地区都爆裂着征服与掠夺的邪念。古老的东方于是便很快成了他们满足贪欲的理想场所。中国这个曾领先世界千百年的古老帝国也便在被迫繁华落幕之后开始了自己百多年的漫长屈辱历史。

  俄罗斯的国土横跨欧亚,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它不仅可以毫不费力地直接从中国掠夺巨额财富,更可以以武力挟持懦弱的中国政府割让领土纳入其帝国版图。这一点,是其它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即便嫉恨得牙齿痒痒也只能徒唤奈何的。因此进入近代史以来,西方列强包括东方的日本,虽然在财富与资源上都从中国发了极其野蛮的横财,可在领土掠夺上却只有睁眼看着俄罗斯一家独利。至于香港澳门这些些微之地,虽然也长期被英、奥租借,可两个列强到底还是与中国政府达成有因租借而必需归还的相关协议,尽管租期漫长,到底还有归期。至于后起之秀的东方列强日本,在甲午战争后强行胁迫清政府出卖了中国的台湾和澎湖列岛,但二战一经结束,作为战胜过的中国自然而然就把这些游离祖国半个世纪的领土重新纳入到大中华的版图之中。

  十月革命之前的沙皇俄国,其统治力量已处在强弩之末。前期横冲直撞到处称霸掠夺的做派,已经被国内风起云涌的革命浪潮消磨得锋芒不再甚至气息奄奄了。不管是哪一个新崛起的党派,其革命目标所向无不直指沙皇的统治权柄。沙皇是残暴的,对革命党人的行动及其革命者本人也是严加惩治与镇压的。然而,沙皇的残暴之中却隐含着令十月革命之后它的近邻中国的革命者们所求之不得的某种宽大甚至说是仁慈。

  从十月革命胜利后的有关资料显示,沙皇政府镇压革命者的任何行为与中国的反动政府都如出一辙。凡有此行动必无所犹豫地竭力镇压,从来不稍加任何懈怠或者放纵。其实就这一点来说,不管是哪一国的革命者或者是反革命者都是十分认可这一点的。因为谁都不希望自己的统治被另外一群人轻易推翻,谁都希望自己的革命行为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进而使自己成为自己国家政权的主宰者。革命与反革命就是这样彼此心照不宣地始终做着殊死的博弈与较量。

  在对待革命者的残暴上,俄国的沙皇与中国的反动政权相比,的确有着令中国反动政权所完全不具备的某种宽容甚至说是仁慈。十月革命的主要领导者们几乎都有被沙皇政府逮捕过的经历,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被杀头,他们接受的最严重惩罚就是流放。这一点倒颇类中国古代封建王朝对待自己遭贬谪官员的那种惩处方式。

  据有关资料揭示,俄罗斯共产党的领袖集团中,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列宁先后被流放过两次,托洛斯基被流放过两次,布哈林被流放过两次,加米涅夫被判终生流放。这中间创最高纪录的当属列宁伟大事业的继承者斯大林,他曾先后被沙皇政府流放过七次。而在十月革命领导者的流放行列中绝不仅仅只有这几个人,其他如加力宁、捷尔任斯基、奥尔忠尼启、古比雪夫等人,都曾多次被流放。这几人中,那个手中掌管着十月革命胜利之后后勤物资供应自己却被饿晕后来成为革命敌人闻风丧胆克星的捷尔任斯基,在十月革命胜利之前曾先后被沙皇政府关押流放达十二年之久。

  人们说历史从来不允许假设,可俄国革命者的经历止不住让我们不妨就随意假设一下。如果当初的列宁、斯大林、捷尔任斯基等革命领袖在革命历程中被沙皇政府逮捕后不是被流放,而是类似中国反动政权那样革命者一经逮捕就斩立决的话,试想,人类历史上还会有破天荒般的十月革命胜利之说吗?人类历史上还会诞生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吗?之后的列宁、斯大林还会成为如今依然名震寰宇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吗?再往下推下去,如果没有了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中国还会有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及其领导之下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吗?以社会主义制度为根本制度人民当家做主的新中国还会如此生气勃然地傲然屹立于世界东方吗?

  历史真不敢随意假设,因为有些历史随意假设之后,历史现实就会翻天地覆面目全非。对历史的假设,有的会让你心神愉悦,信心倍增甚至暗暗高兴;有的会让你心惊肉跳,不住咂舌,甚至倒抽冷气。

  好在,俄国出了个虽然反动却远比中国反动统治着要宽容仁慈许多的沙皇政权,否则,人类历史尤其是前苏联的历史乃至中国的历史从昨天开始直至今天,真不知道该是什么走向。

  与俄国相比,十月革命之后的中国革命者尤其是共产党人与进步革命群众就没有列宁斯大林们那么幸运了。

  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一开始就显得极不平静。1921年7月1日,那十三个肩负着中华民族未来重大使命的年轻人原本在上海法租界秘密筹划着自己政党的诞生,可偏偏就那么偏斜,会议开始不久就遭到了租界警察的莫名干扰,最后不得已转移到浙江南湖那艘光耀史册的红船上。在颠簸与飘摇中,这个只有五十几人的看似微不足道小新生政党,终于完成了自己婴儿走出母腹般的新生过程,并由此一发而不可收地迅猛扩大与逐渐强势,在仅仅二十八年之后,就彻底战胜国内外任何反动势力,把一个充满朝气充满生机的人民政权牢固建立在地球的东方。

  然而,纵观世界历史,从没有像中国共产党人那样云途多舛的。从没有任何一个政党像他那样频遭凶险,那样历经挫折,那样付出超巨大牺牲,那样百折不挠愈挫愈坚,那样前赴后继勇往直前,那样历尽苦难最终迎来事业辉煌的传奇经历。

  革命斗争历来都是大浪淘沙。共产党人二十八年由苦难而辉煌的历史上,鲜血与生命的付出随时相伴,难以数计,坚定与退却甚至背叛的经历也贯穿始终。仅就参加一大的十三人来说,有为了革命理想英勇献身的英烈,有意志动摇的退伍者,更有革命信仰完全颠倒的背叛者,甚至还有出卖国家民族的大汉奸。最终以顽强毅力把革命足迹印在开国大典标志天安门城楼上的只有两人,一个是这个伟大政党有史以来最伟大最卓越最具有永久影响力的领袖毛泽东,一个是曾是晚清举人后来成为坚定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董必武。

  一大十三位代表中间,被国民党反动政府逮捕或者追杀的英烈有王尽美、邓恩铭、何叔衡、李汉俊、陈潭秋。这些中共早期领导人,如果生在俄国,他们可能也会像列宁斯大林一样,顶多不过流放一下即可重新从事自己的革命事业。可他们生在中国,他们遇到了国共第一次合作时曾是自己并肩战友的蒋介石汪精卫这些反动政权的执掌者,于是他们的结局只有一个,绝无生还可能,只有人头落地。

  蒋介石的凶狠毒辣,绝不仅仅体现在对中共一大代表的残酷杀戮上,而是体现在对全体被他逮捕的共产党人甚至左派革命者身上。在中共早期优秀领导人中,先后被蒋介石反动政府逮捕杀害的就有赵世炎、罗亦农、陈延年、陈乔年、萧楚女、李启汉、向警予邓培、澎湃、熊雄、张太雷、瞿秋白、恽代英、方志敏、毛泽民等。而这些人,无一不是彼时中华民族的最优秀的俊才精英,无一不是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对中国民族革命作出过重大贡献的革命领袖。他们如果能够活下来,中华民族复兴的历史进程中,保不准会有什么重大奇迹出现。可是他们却惨死在曾经是自己革命同志的蒋介石反动政权的屠刀之下。

  周恩来曾经万分沉痛地叹息:敌人可以在几分钟内毁灭了我们的革命领袖,我们却不能在几分钟内锻炼出我们的领袖。教训极其惨痛,历史不能忘记。屠夫民贼的暴行必将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蒋介石反动政权剪出异己大肆屠杀革命者的滔天罪行,永远成为中华民族历史上警醒后人的警钟,在神圣国土上低沉长鸣!

  几乎可以这样说,蒋介石的的残暴在世界历史上是罕有人可比的。他不仅残酷杀害共产党人,就连本党之内倾向革命群众运动的自己人也从不放过。那个著名的左派国民党领导人邓演达,就是被蒋介石坚决杀害的。据说当时许多本党人士都出来为邓演达说情,而老蒋的铁血残酷丝毫不为所动,他举起的屠刀一点也没有犹豫,党内异己在他眼里也是不可饶恕的敌人,必杀之而后快。

  以蒋介石为总司令的北伐战争,是国共两党合作人民群众倾力支持下取得的伟大人民战争,可蒋介石却以此为契机,牢牢抓住了军权,并以此作为自己发动反革命政变的支撑,很快就撕破脸皮与共产党人决裂,发动了血腥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在这场惨绝人寰的反革命政变中,仅仅不到一年时间里,被蒋介石杀害的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就达33.7万人。此后蒋介石举起的屠刀从来都没有放下甚至手软过,截止到1932年,先后被杀害的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多达100多万人。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的鲜血与白骨垒起了蒋家王朝充满血腥的粼嶙大厦。孙中山寄希望天下为公的三民主义理想,在挂羊头卖狗肉的蒋家王朝统治之下分崩离析,灰飞烟灭。

  蒋介石杀害共产党人的手段始终如一,正如他们所言,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过一个。许多革命者及其亲属都是在此情况下惨死在蒋介石的血腥杀戮之中。毛泽东的妻子杨开慧、三弟毛泽覃、堂妹毛泽建夫妇,朱德的妻子伍若兰、刘少奇的妻子何宝珍,无不惨死在蒋介石的屠刀之下。大好河山的每一寸土地上,都刻记着蒋介石反动政权屠杀革命者的血腥记录。仅南京雨花台一地,自1927年至新中国诞生之间的二十二年中,蒋介石反动政府就先后杀害近20万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早期共产党人的革命领袖恽代英、罗登贤、邓中夏都是牺牲在雨花台的。

  蒋介石杀害的革命者中,不仅有革命领袖与革命群众,更有大量进步青年和进步文艺工作者。左联五烈士,均是卓有成就的进步作家,他们正值风华正茂年龄,只因倾向同情或者参加了革命斗争,就被秘密逮捕杀害。学者李公朴、闻一多,因公开表示不满蒋政权的独裁统治,竟先后惨死在其屠刀之下。

责任编辑:伏牛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