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中国 最热点 望全球 老百姓 法与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体娱 顾问团

社会

中国民生网总编办公室
旗下栏目: 评论 社会 热议 军事

  高空坠物伤人事件频发
  “头顶上的炸弹”怎么拆?

高空坠物伤人事件频发 “头顶上的炸弹”怎么拆?

深圳南山区一高层社区楼房。南方日报记者 鲁力

  广州北京路高空坠物伤人!

  人大代表呼吁建

  高楼强制检测维护制度

  仅仅30克的鸡蛋,从18楼坠下,可以砸破人的头骨;一块拇指大小的石块,从25楼抛下,可能当场夺走路人的生命;一块玻璃,从高空坠下,或将夺走一个年轻的生命。

  6月13日,广东深圳5岁男童小宇航被高坠玻璃砸中,最终抢救无效离世。男童离世的教训似乎还没吸取——全国各地的坠物伤人事件依旧频发:7月6日,深圳一儿童被高空坠下瓶子砸伤;7月7日,一名在广州旅行的女生被天降碎片割伤住院……

  一次次伤人事件引发了全民关注高空抛物这一“悬在城市上空的痛”。市民们不禁疑惑,究竟还要多少伤痛,才能让人们重视这道伤疤。专家呼吁,除了在法律上加大处罚力度,各级职能部门还应设立举报途径,群防群治,让每一个人重新找回头顶上的安全感。

  ●南方日报记者 徐勉 陈熊海 刘珩 雷海泉 伍杰 黄剑琴 实习生 姚怡欣

  悬在城市上空的利剑

  一张仅重二十克的麻将牌,从二十楼飞下,可将人的手指砸成骨折

  又是高空坠物!7月6日,深圳市龙华区一名6岁女童被楼上掉下的瓶子砸中头部。该女童在医院被缝4针,所幸未伤及大脑。据女童家长介绍,高坠物体为一卫厕清洁剂塑料瓶,瓶内还剩三分之一液体。因监控存在盲区,暂时无法判断瓶子来源于哪一间房,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对涉事大楼住户进行指纹采样调查。

  而这距离深圳坠窗砸死男童事件才过去不足1个月——6月13日,福田区御景华城小区,高空中坠下一扇玻璃窗砸中楼下一名5岁男童,16日,男童抢救无效离世。让人唏嘘的是,7月5日,御景华城小区物业管理处发布高空抛物通报,称该小区近日又发生两起高空抛物案——分别为洗衣液和护肤品及一张桌子。

  一边是全国网友的痛斥和揪心,另一边是管不住的高空坠物事件,近1个月内,深圳已发生多起高空抛物和坠物事件:6月22日,深圳南山地铁站附近,光彩新世纪家园楼下人行道上一块健身用杠铃片坠落,致路人李某头部受伤,无生命危险;24日,深圳市福田区长城花园一高楼掉落一扇纱窗,导致楼下一辆奥迪的前挡风玻璃左上角处出现裂纹;次日,深圳市福田区万科金色家园,一名空调主机从11楼坠落……

  在裁判文书网检索“高空抛物”,在1400余条案件中,这些“天上来客”种类繁多,有螺丝钉、烟头、玻璃,甚至动物。

  老化的楼体怎么管?

  一颗仅重六十克的鸡蛋 ,从四楼抛下可致人头起肿包

  “现在没砸中人,但说不定哪天就会发生事故。”提起高空坠物,家住广州白云区金信路某小业主许先生除了抱怨,生育,更多的是惊慌。许先生说,由于自家住在2楼,其露台上常常有高层住户丢下的杂物,“小的有烟头、废纸团、儿童玩具,大到饮料瓶、甚至一些装修废弃物。”许先生向记者表示,自家孩子有时在阳台玩耍,而高层丢下的硬物成为自家上空随时可能引爆的炸弹,为了形成监督,他甚至在露台上安装了朝天摄像头,专门用来查出究竟哪一户人通过窗子向外丢东西。

  针对高空抛物乱象,7月3日,广州市住建局下发《防范物业管理区域高空坠物安全事故的通知》明确指出,高空坠物的严重后果:“即使西瓜皮、空易拉罐、烟盒也一样可致人伤亡”“因民事赔偿导致自身倾家荡产也是有可能的”。

  7月7日晚上,广州荔湾发生的一起坠物伤人案,18岁的福建女生晓雪利用暑假和朋友来广州游玩,然而知却在荔湾区人民南路被从天而降的玻璃割伤。“按计划,今天已经是到家的日子。”晓雪告诉记者,上下九步行街是旅行的最后一站,而“天降玻璃”让她只能继续暂留广州养伤。

  记者现场走访发现,尽管已过去一整天,但晓雪受伤的地方仍有清晰的血迹。而在受伤地前,是一栋无人居住的老宅,部分门窗已经脱落。如何向一栋失修老楼“索赔”,晓雪不知所措。

  晓雪的遭遇敲响了另一个警钟:因楼体老化而造成高空坠物,该如何定责?“楼体老化后所带来的安全隐患更应值得重视。”广东省装饰行业协会消费者专业委员会主任江波涛认为,除了在法律以及道德层面上对住户进行约束,更应重视楼体老化所带来的安全隐患风险。

  “商业大楼的检修和保养还有组织机构,而老旧民宅的窗子是难以监管的。”江波涛表示,目前住宅大多所使用的铝合金窗,这种窗体结构本身在安装和使用时就存在安全隐患。《铝合金门窗工程技术规范》(JGJ214-2010)中明确要求,铝合金推拉门、推拉窗的扇应有防止从室外侧拆卸的装置,推拉窗用于外墙时,应设置防治窗扇向室外脱落的装置。对此,江波涛认为,在高层楼体的外墙、窗户管理上,物业公司必须负起责任,严格落实日常检查,高层住户应重视自家的窗体质量,从源头上管住质量安全。

  回家的路怎么走?

  一块巴掌大的西瓜皮从二十五楼飞下如击中人的头部可致人死亡

  在中山市港口镇保利怡方花园三期小区内,近3年来已发生了逾50起玻璃自爆坠落事件。仅7月3日和4日两天,小区内就接连发生大块玻璃碎片从高空坠落的事件。

  “走在小区内就会非常担心,生怕被玻璃碎片砸中。”该小区一业主陈先生告诉记者,为了安全,小区内如今已没有“低头族”,走在路上都会情不自禁地往上看,有不少业主甚至选择绕道地下车库,曲线回家。

  面对危险,小区业主最终选择向开发商致联名信,要求对小区所有玻璃进行安全排查,并定期维修更换。最终开发商决定对三期小区住宅的所有玻璃进行安全检测,并出资对破损玻璃进行了维修。

  “放任高空坠物等同于放任损害结果的发生。”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表示,部分高空坠物行为相当于间接故意行为,属于故意犯罪。在案件定性上,判断高空坠物承担刑事责任还是民事责任,一是看危害后果是否严重,二是看肇事者主观方面是否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如果扔的是一个砖头、玻璃瓶等能够致死的物件,就可以将该行为纳入典型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范畴。

  “宣传教育之外,更应设立举报监督途径。”朱巍呼吁,应对高空抛物这一不确定性行为,政府和社区应做好宣传工作,除此外应设立相关的举报途径,从日常规范中杜绝安全隐患。

  “群防群治,让每一个人都参与进来,让每个人重新找回安全感。”广东华南和谐社区发展中心主任周活宁主任也给出了解决思路,对于不可控的高空抛物事件,小区可以通过集体采购公共责任险的方式,来应对高空抛物风险,对于小区内的住户来说,既是一种保障,也是一种责任的警示。

  另外,在2019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合肥公交集团客服中心副主任李祥斌曾通过媒体建议,考虑设定专门罪名,如“高空抛物危害公共安全罪”,对实施高空抛物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人入刑,以起到震慑作用。

欢迎转载回链:
高空坠物伤人事件频发 “头顶上的炸弹”怎么拆?| 民生网
本页固定链接:https://www.minshengwang.com/shehui/1094870.html
责任编辑:姜贞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