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中国 最热点 望全球 老百姓 法与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体娱 顾问团

社会

中国民生网总编办公室
旗下栏目: 评论 社会 热议 军事

  本科上线率98%,教师却要撤离

昆山柏庐高级中学本科上线率98% 教师却要撤离

  柏高大门。图片为家长提供

  昆山柏庐高级中学是昆山和海门两地合作办学的一所中学,2019年,该校的高考本科上线率高达98%。就在家长们为高考佳绩欢欣雀跃的时候,海门的老师、海门的整个团队却被突然撤走。家长认为,这其中不仅仅是合约到期,还有其他隐情。对此,扬子晚报/扬眼记者进行采访调查。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薛马义 於苏云 实习生 江珂

  首战高考,本科上线率高达98%,海门团队突然要撤离

  2016年7月2日,昆山柏庐高级中学(以下简称“柏高”)正式创立,热议,直属昆山市教育局。2016年8月11日,昆山市与海门市签订“昆山市·海门市关于两地教育合作办学协议”。相关报道指出,昆山市将以委托管理的模式,委托海门市教育团队对昆山柏庐高级中学进行全方位、全过程的教育教学管理,争取在三年内将这所学校办成在昆山市内外具有影响力的高级中学。

  2019年6月,柏高迎战创校以来的第一次高考,全校共有283名考生参加高考。6月24日,高考成绩新鲜出炉,柏高的本科上线率高达98%。这个数据一经公开,柏高很多家长沸腾了。“这次的本科上线率实在是给我们打了一针强心剂,我感觉,为孩子选择了柏高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然而,就在柏高的家长们还沉浸在本科上线率的欣喜中,6月27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传来,海门的老师、海门的整个团队要撤走。孩子即将上高二的家长刘青(化名)对扬子晚报/扬眼记者说:“这一棍子打下来,我和孩子都蒙了!明明取得了那么好的成绩,海门的团队怎么会走呢?”

  家长感觉“被骗了”,认为其中另有隐情

  6月28日上午,在众多家长的强烈要求下,柏高召开部分家长会议,200多名家长参会。一位参会家长告诉扬子晚报/扬眼记者:“新上任的陈校长表示,昆山市政府与海门市只签订了三年合约,现在合约到期了,海门老师就撤离了。

  对于陈校长提出的“三年合约”,家长们更是摸不着头脑,家长周林(化名)表示:“此前从来没听过‘三年合约’这个说法,在学生填报志愿的时候,也无人告知我们。”也有部分家长明确表示:“早知道海门老师只来三年,我们肯定不会选择柏高。”

  6月30日中午,海门老师离开了昆山,李老师就是其中一位。李老师回忆,他也是在6月27日当天才得到撤离消息。在来柏高之前,李老师知道,海门市与昆山市合作办学,签订了3年合同,他说:“我当时认为,每个批次的老师都会去柏高教满三年,送走一批学生,而不是两地只合作三年。”采访中,李老师多次表示:“两地合作突然中止,这对柏高的学生,尤其是在高中这么重要的阶段,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对于海门团队的突然撤离,有家长担心其中有很多隐情。家长顾燕(化名)说:“海门团队在柏高时,孩子从早到晚都在学校,晚自习也有老师上课,这样,我们家长根本不需要操心,不用送孩子去上补习班,省下一大笔钱。但是,这也让昆山不少老师少赚了一大笔补习费用。”除此以外,也有家长反映了一些其他利益冲突,比如,海门的网课比昆山的网课便宜,导致昆山网课的销量低。可能正因为如此,让昆山当地一些人“容不下”海门老师。

  昆山市教育局:我们有信心把学校办得更好

  如今,三年合约到期,是否续约是家长和学生最关心的问题。对此,昆山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昆山、海门两地选择未续约,是两地友好协商的结果。那么,不续约,对学校办学方向、教学质量影响几何?该负责人表示,影响不大。

  首先,海门老师占比低。柏高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海门老师还未撤离柏高时,柏高一共有195名教师,其中175名是昆山教师,20名是海门教师。“并不是每个班都有海门老师。”在教学工作上,柏高共有36名备课组长,其中,海门教师仅有6名。该负责人解释:“我们共有三个年级,9门学科,海门团队也并未全覆盖,主力军还是我们昆山老师。”

  其次,近三年,柏高储备了充分的教师资源。据学校相关负责人介绍,柏高一向重视教师资源的储备,“一方面,我们储备了很多青年教师,几乎都是国内知名高校研究生以上学历,另一方面,我们在全国各地招聘了很多骨干教师。”在海门老师撤离后,学校仍会有170名左右的教师。“对于学校来讲,海门老师的撤离,是一个在可控范围之内的正常的师资调配。”

  最后,昆山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柏高所在的位置就是原来的昆山中学,这个地方在昆山市民心中有着很重要的地位,“如果柏高办不好,昆山市民绝不会同意!我们有信心在不续约的情况下,也能把学校办得更好。”

欢迎转载回链:
昆山柏庐高级中学本科上线率98% 教师却要撤离| 民生网
本页固定链接:https://www.minshengwang.com/shehui/1094821.html
责任编辑:谷梦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