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中国 最热点 望全球 老百姓 法与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体娱 顾问团

三农

中国民生网总编办公室
旗下栏目: 菜篮 三农 就业 生育 物价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作者:无 发布时间:2019-11-27 08:51
摘要:山西兄妹乱伦成婚 妹妹偷情找来新欢欲毒死哥哥 核心提示: 十几年前,山西省的赵忠胜和自己养父家的妹妹赵挂强成婚。几年前,赵挂强结识了邻村的董沁军,并发展成情人。董沁军因爱生恨,唆使赵挂强杀了哥哥,跟自

山西兄妹“乱伦”成婚 妹妹偷情找来新欢欲毒死哥哥


山西兄妹“乱伦”成婚 妹妹偷情找来新欢欲毒死哥哥


  核心提示:十几年前,山西省的赵忠胜和自己养父家的妹妹赵挂强成婚。几年前,赵挂强结识了邻村的董沁军,并发展成情人。董沁军因爱生恨,唆使赵挂强杀了哥哥,跟自己结婚,否则就“杀了你全家”。二人前后共策划了六七次,但均未能成功。直到几个月前,董沁军再次最后通牒,两人合伙准备杀了哥哥,最终导致赵忠胜受伤,事情败露。

  以下为视频原文:

  主持人:观众朋友你们好,欢迎收看我们今天的《拍案》。现在大家看到的这个女人,她名叫赵挂强。这个名字听起来挺奇怪的,像一个男人的名字,其实这个女人身上奇怪还不只是名字,还有她身上一种奇特的关系:她的丈夫竟然是自己的哥哥。如果说这事还不离奇的话,那赵挂强最终还和别的男人勾结在一块儿,要杀死她的丈夫,她的哥哥。那么既然是哥哥,怎么会成为丈夫呢?这事还要从不久之前的一个报警电话开始说起,来看今天的节目。

  解说:5月11号晚上,山西省沁水县公安局接到一个报警电话,电话是一个叫赵忠胜的人打来的,赵忠胜说,他在自己家里被人打伤了,伤势严重,已经被村民送到了医院。接到电话之后,民警立即赶到了赵忠胜所在的医院。

  李宏图(山西省沁水县公安局刑侦二中队侦查员):我们到医院时,赵忠胜神情比较恍惚,受伤比较严重,一直说自己身体上腰腹部疼。

  解说:当民警向赵忠胜询问受伤的详细经过时,他却很不配合,吞吞吐吐的欲言又止。

  李宏图:当时我问他怎么受的伤,他也对我们遮遮掩掩的,不愿意说实话,反正那语气是我只要伤治好就行了。不需要公安机关插手。

  解说:民警感到很疑惑,既然不需要公安机关插手,可又为什么要打电话报案呢?警察既然来了又不说实情,而且还不让警方管,随后民警又去询问赵忠胜的妻子赵挂强。可赵挂强同样是吞吞吐吐,什么都不愿意说。

  主持人:这两口子也太反常了,这里边肯定有什么问题,是打人的凶手势力太大惹不起,还是本身这就是家庭纠纷造成的呢?民警一时也没摸着头脑。这个时候赵挂强开始一个劲地劝民警回去,说这什么事都没有。不过她越是这样,民警越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于是就把赵挂强叫出来,进行单独的询问。赵挂强在沉默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说了一句话,民警听了吓了一大跳:“是我对不起这个家,是我和别人把我丈夫打伤的。”

  解说:一个女人伙同另外一个男人,把自己的丈夫给打伤了,这个人是什么人,他们两者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打自己的丈夫呢?

  董卫利(山西省沁水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她和她的情夫董沁军想密谋杀害她丈夫赵忠胜,当时基本上有一个大致的轮廓。感觉这是一个故意杀人案。

  解说:密谋杀害自己的丈夫,如果真是这样,那事情可就严重了。警方立即把赵挂强控制了起来,并费尽周折,把躲在太原一家建筑工地上打工的董沁军抓了回来。

  主持人:后来警方一审讯,俩人全交代了,董沁军的确是赵挂强的情夫,两个人原本是要谋害赵挂强的丈夫的,只是没成功,而更让人吃惊的是,据赵挂强交代,从前些年开始,她和这个情夫董沁军,最少策划谋害了丈夫六七次,但是每次都没成功。那么赵挂强为什么会出轨?为什么要和情夫一起谋害自己的丈夫呢?赵挂强说,因为她的婚姻并不幸福,而且还是难以想象的那种不幸福,十几年来,她对自己的婚姻早就已经厌倦了,而且厌倦到了极点。

  赵忠胜(受害人):夫妻处的关系也不是很好吧,就是平常。

  赵挂强(犯罪嫌疑人):跟他过在一起的时候,虽然说是很平淡,但是过了十几年了,也没有吵过嘴,也没有打过架。

  主持人:结婚了十几年都没有吵过一次架,按理说夫妻俩之间的感情应该很好,可赵挂强却说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他们俩的婚姻早就已经名存实亡了。为什么结婚十多年都没有吵过一次架呢?这是因为俩人连吵架的机会都没有,两个人之间见了面,连句话都懒得说。

  解说:在两人婚后第三年,他们生了个女儿,但是这样的状况一直没有改变,为了逃避这种死气沉沉的生活,赵忠胜在当地一家煤矿找了份下井的差事,能不回家就不回家,即使回到家里,也是倒头就睡。

  赵挂强:反正他每次回来的时候,就不说话,外面不管有什么事,他回到家都不说。有时候,他去外面打麻将,我去看他的时候,他和打麻将的那个女的说话也挺高兴的,反正他回来的时候,跟我就不说。

  解说:这种沉闷的生活,让赵挂强的心里很苦,可她又有苦没地方诉说,只能独自默默的承受。

  赵挂强:不管大小事,我母亲都跟我说,不管犁地,买化肥,种麦、割麦都是我,他上班有时候顾不上,他就是顾上的时候(也不管)。

  解说:前些年,赵忠胜和赵挂强两口子攒了几万块钱,准备盖一处新院子,从父母家里搬出来住。这年的八月,新房子动工了,赵忠胜雇来了邻村的泥瓦匠董沁军来家里修屋顶,在几天的接触中,赵挂强和董沁军就彼此产生了好感,房子盖好之后,两个人还保持着来往。

  赵挂强:后来到了10月份的时候,他(董沁军)好像生病了,有时候给他做个稀饭,每天过去看看他,好像病了十几天。

  董沁军(犯罪嫌疑人):给我洗衣服做饭,经常关心我,病了的时候,就给我买药,经常我没有什么的时候,她就给我送什么。

  主持人:慢慢地,董沁军和赵挂强俩人就发展成了情人了,董沁军37岁,因为家里穷,一直打着光棍。董沁军的出现,可以说填补了赵挂强精神上的空虚,也让她体验到了这种婚外情的刺激。而这些都是她的丈夫赵忠胜不能给她的。就这样俩人在一块儿,如胶似漆。不过没多久麻烦就来了,而且这个麻烦的制造者竟然不是别人,是董沁军。跟她偷情的董沁军,为什么还成了麻烦的制造者?到底怎么回事?

  解说:相爱容易相处难,红杏出墙之后,她麻烦接踵而来。

  主持人:前面我们说到,山西的赵挂强、赵忠胜夫妻俩,他们的感情一直是平平淡淡的,后来在家里面盖房子的时候,这个女主人赵挂强认识了泥工董沁军,董沁军是一个光棍汉,遇到了赵挂强,爱的非常热烈,这让赵挂强既觉得刺激又觉得害怕。没过多久她就想着要摆脱董沁军了,可是又下不了决心。赵挂强犹豫不决,左右摇摆,让董沁军也无法忍受了,可能是由爱生恨,董沁军动不动对赵挂强开始大打出手了。

  赵挂强:他打我的时候,其实他也心疼,可是他控制不住他自己。他是这么说的,政策,可是每次不管他怎么打我,我都还是赶回去,我从来都不说什么。

  董沁军:是心里不平衡吧,看见她在家又是做饭,又是洗衣服,她回家对她男人那么好,所以每次发生口角打她,都是因为这个。

  解说:董沁军不仅在肉体上对赵挂强进行毒打,后来还试图从精神上控制她。

  赵挂强:他说我不能跟谁谁谁说话,不能跟谁谁谁说话,好像每天都在门口监视着我。

  赵宝贵(山西省沁水县公安局副局长):自从和董沁军有了这种关系之后,就感觉到害怕,从精神上就控制了她。

  主持人:董沁军是越来越疯狂了,赵挂强心里也是越来越害怕,她终于下定决心,要和董沁军一刀两断。可是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董沁军简直已经走火入魔了,一天不见赵挂强就打电话叫她去,如果不去就大呼小叫,要到她家里边去闹。这么一个闹腾,赵挂强的丈夫赵忠胜肯定知道了。可奇怪的是,知道了妻子和这个男人的事情之后,他并没有责怪赵挂强,而是去找董沁军打了一架。这下可不得了,董沁军彻底豁出去了,他想把事闹大,甚至穷凶极恶的说一定要娶赵挂强,不然的话,就把赵挂强一家三口全杀了,自己也不活了。

  赵挂强:他说你放心,你是不是感觉我不行?我告诉你,我真的行,我一天杀不了你我两天,两天杀不了三天,三天杀不了你十天,一月、一年,我肯定能杀了。

  解说:出于求生的本能,又想到可爱的女儿,赵挂强稀里糊涂地答应要嫁给董沁军了,而且还答应情夫一块儿杀死自己的丈夫。接下来,董沁军就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他多次买老鼠药和安眠药交给赵挂强,让她毒死赵忠胜,赵挂强对董沁军的话言听计从,董沁军每次准备好毒药,赵挂强都很听话地把药带回家,可是每次要下毒的时候,她又不忍心了。

  董卫利:家庭的亲情关系,在某种程度上要战胜邪恶的思想,他们预谋或者实施的投毒,或者是其他犯罪行为,完全都可以置赵忠胜死地。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得手呢,这是赵挂强心中产生的矛盾。

  主持人:故事说到这儿,有人可能要问了,既然过得不幸福,那离婚不就得了吗?赵挂强为什么每次下毒的时候又都不忍心了呢?其实要解开这些疑点,还要从赵挂强和赵忠胜两个人的身世说起。这两口子结婚不是15年了吗?可是他们俩在一块儿共同生活却已经有34年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算起呢?从赵挂强出生的那一天开始算。原来他们俩以前是一对兄妹。那么这兄妹二人怎么可能成为夫妻呢?哥哥怎么可能会娶了妹妹呢?这要从俩人的身世说起。

  赵挂强:刚开始我听母亲说,我母亲那时候才19岁,她生了一个女儿不在了,人家给她抱养了一个。抱养(赵忠胜)以后,我妈又生了个女儿,给我生了个姐姐。我姐姐到了21岁的时候,不在了,后来我妈又生了个男孩,在一个月的时候也不在了,最后生的我,就剩下我一个人。

  解说:原来赵挂强的父母先后生了四个孩子,最后只有赵挂强活了下来,在赵挂强的第一个姐姐夭折后,父母抱养了一个男孩,这就是赵忠胜,赵忠胜和赵挂强兄妹俩年龄相差八岁,这个破旧的院子现在是他们的父母居住的地方,也是兄妹俩从小生活的家。从小到大,虽然两人并不是亲兄妹,但共同生活了很多年,和所有的亲兄妹一样的亲近。

  赵挂强:我待他可好了,他待我也不错,很小的时候,他给我买衣裳,那时候我才十几岁。

  解说:一开始,赵忠胜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直到12、13岁的时候,才从村里人口中得知自己是抱养的。赵挂强也是十来岁的时候,才知道赵忠胜不是自己的亲哥哥。后来兄妹俩渐渐长大成人了,赵忠胜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直到27岁还打着光棍,这在当地农村已经算是少有的大龄青年了。而这一年,19岁的赵挂强有了自己的初恋。

  赵挂强:我19岁的那年,我和村上一个男孩长得挺不错的,我跟他谈得来。我父亲是挺能吃苦的那种人,就相不中他。

  主持人:赵挂强谈恋爱了,沉浸在恋爱的甜蜜之中,可是她的父母不同意,对方条件不好,以后孩子跟着对方可能要吃苦。赵挂强到底是怎么就许配给了自己的哥哥赵忠胜了呢?

  解说:一个家庭里长大的兄妹,为何最后成了夫妻?

  赵挂强:后来就这样,我就跟了他了,没有和他去买衣服,没有照相,什么都没有做过。

  解说:策划周密,丈夫却又为何没死在情人的刀下?

  民警:在搏斗的过程中,两个犯罪嫌疑人起了分歧,意见有了分歧。

  主持人:前边我们说到,赵挂强的恋爱让父母意识到,这两个孩子都老大不小了,他们两个的婚事都该考虑了,不能再托下去。可是儿子该娶谁呢?闺女又该嫁给一个什么样的女婿呢?老两口犯了难,因为家里边条件不好,儿子、媳妇不好找,闺女生了四个孩子就剩下一个,一定不能委屈了,要给她找一个好婆家,可是想来想去都不好找,老两口愁得是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后来村子里面有一个老太太出了一个馊主意,说让他们兄妹两个结成夫妻。

  赵挂强:我和赵忠胜上了堂(结婚)以后,我父亲不爱干净,很脏,他说,忠胜要是找个媳妇来,怕人家嫌他邋遢,怕人家嫌他不干净,意思是我和赵忠胜结婚了,忠胜是儿子,从小用得来,我是姑娘,亲,不嫌他脏,不嫌他邋遢。

  解说:让哥哥娶妹妹,虽然两人没有血缘关系,可毕竟是从小到大一块儿生活、一块儿长起来的,和亲兄妹没什么区别。现在两兄妹二人成亲,这两人根本没有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种感觉,毕竟有一种心理上的障碍。这跟那远房表哥娶表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男女成为夫妻还不一样,开始赵忠胜和赵挂强两人是坚决反对,可是父母对老太太这个主意相当认可,后来看到父母那么为难,向来孝顺的兄妹二人,最终同意了结婚。

  赵挂强:我就跟了他了,没有和他去买衣服,没有照相,什么都没有做过,就没有领结婚证,去年的时候刚领的。

  解说:就这样,兄妹俩稀里糊涂的成为了夫妻,结婚证也没领,仪式也没办,甚至酒席都没有摆,他们的生活看上去和以前没有多少改变,还是和父母一起住在这破旧的院子里,要说有改变,那就是以前各睡各的屋,而现在则睡在了同一间屋子的同一张床上,以前赵挂强称赵忠胜为哥哥,而现在则称呼忠胜。

  赵挂强:反正我想跟谁都是过。

  主持人:赵挂强和赵忠胜的婚姻之所以不幸福,就是因为他们俩毕竟是兄妹,不可能完全把对方当做自己的老婆和丈夫,感觉总会怪异别扭,用专家的话说,这就是家庭角色混乱。而赵挂强为什么不和赵忠胜离婚呢?因为赵忠胜既是他的丈夫,又是她的哥哥,年迈的父母还指望他养老送终,至于要和董沁军合谋毒死赵忠,那赵挂强当然也是下不了手,因为他不仅是自己的丈夫,还是从小就疼爱自己的哥哥,所以每回下毒的时候,她就想起了小时候哥哥对自己的好,想想哥哥能挣钱了就给她买的衣服等等这些。一想到这些东西,赵挂强心里边就有一种强烈的罪恶感,越是到了后来,就把那些毒药都给扔掉了。

  解说:毒死赵忠胜的计划一次次失败,董沁军是气急败坏,今年5月11号,也就是案发的那一天,董沁军向赵挂强下了最后通牒,三天之内还没把赵忠弄死,他就要杀他们全家。赵挂强彻底崩溃了,这一天她做好晚饭之后,把16片安眠药放到丈夫的碗里,晚饭后,赵忠胜去矿井上突然感到肚子不舒服,半夜的时候,他摇摇晃晃的回到了家里。一看丈夫回来了,赵挂强立刻打电话,把董沁军叫了过来。

  李宏图:他们两个就在赵挂强家门口见了面,他们当时还商量了一下,但是没有商量具体实施的细节。

  董卫利:董沁军来了以后,两个人采取什么办法呢?先让董沁军压住赵忠胜的身体,不让赵忠胜反抗,然后赵挂强用沙发靠垫捂住赵忠胜的口鼻,想把他窒息死亡。

  李宏图:不知道道听途说还是怎么着,击打男人裆部,可以致人窒息死亡。

  董卫利:又不想留下伤疤,所以当时拿家里的擀面杖打他的裆部。

  李宏图:受害人受到击打之后,开始强烈反抗,这个时候董沁军拿起刀,朝赵忠胜的头部和颈部砍过去。

  董卫利:在搏斗的过程中,两个犯罪嫌疑人起了分歧,意见有了分歧,因为拿上菜刀,在加害的过程中,很明显容易留下伤疤。

  解说:一看董沁军拿起菜刀去砍赵忠胜,赵挂强急了,她立刻上去制止,虽然赵挂强极力制止董沁军,但赵忠胜的头上还是挨了好几刀。就在赵挂强和董沁军发生争执的时候,赵忠胜强忍疼痛,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从董沁军的手里,把那把菜刀夺了过来,紧紧地攥在手里,冻沁军一看情况不妙,菜刀都被夺走了,立刻吓得逃离了现场。赵忠胜这才算是保住了一条命。

  董沁军:后来我就走了,我隐隐约约听到她说,我要不杀你,他就要杀咱一家。

  赵挂强:我说忠胜,你也不要打我,你也不要骂我,你打了我,你还要犯法,我无所谓,反正我已经犯法了。

  解说:因为赵忠胜的伤势严重,赵挂强急忙找了几个村民帮忙,把他送到了医院进行抢救,而董沁军当天晚上就从家里逃走了,后来跑到了太原,在一家建筑工地上打工。说起这起杀人未遂案件,赵忠胜对她的妻子,也是妹妹的赵挂强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他认为过错主要在董沁军的身上。

  赵忠胜:董沁军一天到晚就威胁我妻子,要杀我。

  解说:而在看守所里的赵挂强,回忆起和董沁军的相识,以及两个人共同谋害赵忠胜的经历,仍然是惊魂未定,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赵挂强:在外面的时候,每天心都跳得怦怦怦的,我现在还是会害怕,在这件事上,我从来不否认,以后见了他(董沁军)的时候,我还会害怕。

  主持人:其实这里面除了董沁军的丧心病狂之外,罪魁祸首应该说还是那段不该有的婚姻,哥哥娶妹妹,虽然不是亲兄妹,但也是不正常的,这就是悲剧的开始,夫妻双方尤其是赵挂强,她如果实在感觉不幸福,不想和丈夫过下去了,那完全也可以提出离婚,并且向父母解释清楚,征得父母的同意和理解,可是赵挂强既不愿意离婚,又意乱情迷,这就是直接导致悲剧发生的真正原因。所以说这婚姻当中的男女,甭管是什么情况,还是要遵守伦理道德,遵守法律的,这既是对对方负责,也是对自己和家人负责。

 

欢迎转载回链: 兄妹“乱伦”成婚 妹妹偷情欲毒死哥哥| 民生网
本页固定链接:https://www.minshengwang.com/sannong/1157292.html
责任编辑: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