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中国 最热点 望全球 老百姓 法与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体娱 查民生

评论

中国民生网总编办公室
旗下栏目: 评论 社会 热议 军事

鹤龄:92、93问杨继绳:毛、刘有过中南海游泳池的“交锋”

来源:网络 编辑:民生网 发布时间:2017-10-11 17:18
摘要:92 问杨继绳:毛、刘有过中南海游泳池的交锋吗 饿死这么多人,历史要写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书的一语,出自《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记述的是毛主席和刘少奇在中南海游泳池一次交锋的故事。2008年出版的《墓碑

  92问杨继绳:毛、刘有过中南海游泳池的“交锋”吗

  “饿死这么多人,历史要写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书的”一语,出自《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记述的是毛主席和刘少奇在中南海游泳池一次“交锋”的故事。2008年出版的《墓碑》引进这个故事,此语得以在网上广泛流传,成了刘少奇一生最有影响力的一句“名言”,成了一句“褒刘贬毛”的关键词语,成了一发为“饿死三千万”、“人吃人是普遍现象”造势的重磅炸弹。但是,经辩析,历史上的这次“毛、刘交锋” 应不存在,所以,此语应是一条虚假信息。

  《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出版于2000年。网上有帖文(附)指出:1998年的 《中华儿女》第十期发表的《我的父亲刘少奇》并没有“人相食”的说法,这个说法是在其后添加的。

  一、毛刘游泳池“交锋”的故事

  《墓碑·第28章 大饥荒对中国政治的影响·二、……》

  1962年7月,毛泽东从炎热的南方回到凉爽的北京。陈云立即拜见毛泽东,系统地谈了各位常委都赞成的意见。毛泽东当时只问了几个问题,未置可否。陈云感觉毛不反对这些意见,只是在考虑。毛很快通知刘少奇见面。毛正在游泳。刘少奇赶到游泳池,毛泽东游兴正浓。

  刘少奇快步走到池畔,亲热地问候毛。见刘来了,毛就在池子里发出质问:“你急什么?压不住阵脚了?为什么不顶住?”

  刘少奇一惊,似乎觉得不便谈话,就在更衣棚里坐下,等毛上岸,坐到跟前,才说:“陈云、田家英是在党内谈意见,不违反组织原则,他们有想法跟你讲,没有错。”

  毛泽东说:“不在组织原则,而是谈的内容!他们都找了你,邓子恢吵了那么久,西楼说得一片黑暗,你急什么?”

  双方显然都有些动感情。毛长期淤积内心的不满,倾泻而出,刘也要一吐为快:“饿死这么多人,历史要写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书的!”

  毛泽东说:“三面红旗也否了,地也分了,你不顶住?我死了以后怎么办!”

  刘少奇冷静地讲了自己的想法,大意是三面红旗不倒,人民公社不散,高指标不搞,公共食堂不办等等。毛泽东,也平静下来,同意经济调整还得继续。

  (本节除第一段外,其余均与《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相同。)

  二、毛刘“交锋”的政治背景

  为了对上节提到的毛、刘交锋进行分析的需要,这里的“政治背景”均依《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所述:

  1962年1月11日-2月7日召开的七千人大会,基本上统一了全党的思想。会后,毛主席即去了武汉。

  2月21日,刘少奇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即通称的“西楼会议”。

  讨论时发现当年的预算仍有巨额赤字,5年累计赤字十分惊人;商品供应量和社会购买力之间的逆差,不是缩小而是更大了;各方都十分吃紧。针对这一情况,刘少奇说:“还它个本来面目,怕什么?说漆黑一团,可以让人悲观,也可以激发人们向困难作斗争的勇气!”他认为国民经济处在“非常时期”,要求大家必须拿出一整套经济、政治方针,“要用非常的办法,把调整经济的措施贯彻下去”。陈云同志在会上作了系统发言。之后,又在各部委党组成员会议上讲话,对严重的困难进行实事求是的分析,并提出克服困难的办法。

  3月中旬,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三位政冶局常委,到武汉向毛泽东汇报。毛同意多数常委的意见,也赞成刘提议的由陈云担任中央财经小组组长。但认为不能把形势看得“一片黑暗”,还说赤字是假的,要求再议。

  5月7日至11日,刘少奇在北京召开中央工作会议(史称“五月会议”),讨论中央财经小组关于1962年调整计划报告草稿。鉴于前三年经济调整不力,当时一些干部又害怕将困难估计过头而犯错误,刘少奇在讲话中强调:我看对困难估计过分些,危险性不大。我们多年就是因为估计不够,而陷于被动。共产党员的革命气概,应该是充分估计困难,而且在最困难的时候,还是挺起腰杆前进。

  根据“七千人大会”的精神,中央决定,对近几年受过批评和处分的所谓“右倾”党员甄别平反。邓小平发言说:要来个一揽子解决,统统摘帽子。邓子恢谈农村工作时说道:适当扩大自留地,社员会满意的,在分散的地区有一些农户单干也应允许。会上还谈了许多有关工农业生产、内商外贸以及对外政策的问题。

  刘少奇赞同这些主张,他有句名言,就是“要退够”。凡是超过现实可能性的都要退,退是为求得平衡。分田单干不好说,包产到户还是可以的。但是,在欣赏“冒进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不平衡优于平衡”的毛泽东看来,“退”就是复辟。

  事关重大,要请毛泽东作决定。正好毛的秘书田家英调查回来,向刘建议搞包产到户,刘少奇叫他清毛主席回来。田打电话说了一下情况,毛回答:好呀!过几天回京。田十分兴奋地向刘报告:看来主席是同意了。王光美提醒说:“田家英的话不准确,还是要先听听主席的意见。”她说对了,田家英果然领会错了毛主席的意思。

  盛夏7月,毛泽东回到北京。陈云同志立即约毛,系统谈了各位常委都赞成的意见。毛当时只问了几个问题,未置可否。陈亦感觉毛不反对,只是仍在考虑。

  毛泽东很快即通知刘少奇见面。刘赶到中南海游泳池,就发生了前面叙述的那一幕。

  三、毛刘“交锋”缺少导火索

  上节提到的交锋政治背景中,杨继绳除对《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的“七千人大会,基本上统一了全党的思想”表示异议,认为“实际上,这次会上,明显地加深了中共高层的裂痕”外,其余所述政治背景基本上都与《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相同。即:

  1、刘少奇主持的“西楼会议”所议事项已向在武汉的毛主席作了汇报。毛主席同意多数常委的意见,河南社区,也赞成刘提议的由陈云担任中央财经小组组长。但认为不能把形势看得“一片黑暗”,还说赤字是假的,要求再议。

  2、由刘少奇主持的讨论《中央财经小组关于1962年调整计划报告草稿》的“五月会议”,并没有作出决定,而是“事关重大,要请毛泽东决定(《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墓碑》中,杨继绳用的是“刘少奇心里没有底,还是要请示毛泽东”。

  3、毛主席回到北京后,由中央财经小组组长陈云汇报是符合程序的,陈云的汇报也很及时。

  陈云的汇报虽然是“系统谈了各位常委都赞成的意见”,但并没有形成决议,而是把最后的决定权留给了毛主席。这也体现了大家对毛主席的尊重。毛主席凭什么发起了无名火,立刻传见刘少奇,劈头盖脑地就是一顿质问?

  发火总得有个由头,起码也应该先说出自己的意见,在遭到反对后才有可能动火的!缺少这关键一步而开始的毛、刘“交锋”,导火索在哪里呢?

  四、“交锋”过程令人莫名其妙

  1、毛就在池子里发出质问:“你急什么?压不住阵脚了?为什么不顶住?”

  这是一个令人莫明其妙的“质问”!

  毛主席早就从陈云的汇报中得知是“各位常委都赞成的意见”,自然也是刘少奇赞成的意见,可他却把刘少奇当作是站在自己一边替自己压阵的人在提出质问!

  2、“刘少奇一惊,……才说:‘陈云、田家英是在党内谈意见,不违反组织原则,他们有想法跟你讲,没有错。’”

  刘少奇不答毛主席的问,却替陈云和田家英进行辩解了。

  明明知道毛主席对陈云的汇报是“未置可否”(见二小节),更没有对陈云批评指责,没来由的替陈云辩解,令人莫明其妙!

  明明知道毛主席对田家英的电话汇报没有批评指责,毛主席的态度甚至令田家英感到毛主席同意了(见二小节)。没来由的替田家英进行辩解,又是一个令人莫名其妙!

  3、毛泽东说:“不在组织原则,而是谈的内容! ……”

  没批评过陈、田的毛主席竟然承认自己批评过陈云和田家英,与替他们辩解的刘少奇就这个问题较起真来了。令人莫名其妙!

  4、 “双方显然都有些动感情。毛长期淤积内心的不满,倾泻而出,刘也要一吐为快……”。

  两个领导人的爆炸式碰撞就在这个莫名其妙的过程中发生了。令人莫名其妙!

  1962年1月11日—2月7日召开的七千人大会,开了将近一个月。毛在会上讲了话,刘也在会上讲了话。毛的内心不满应该在会上“倾写”完了、刘要“一吐为快”也早已一吐为快了。

  其后,毛主席去了武汉,对于刘少奇在北京召开的西楼会议“所议”,他只提出了“不能把形势看得‘一片黑暗’”的异议。至于“还说赤字是假的,要求再议”应是没有的事,因为“赤字”不是“议”出来的而是算出来的。

  刘少奇第二次召开的“五月会议”的“所议”,还处于“事关重大,要请毛泽东作决定”的状态中,没有形成定议。所以,即使毛主席完全反对这个“所议”,也不至于一见面马上就产生要倾泻的不满情绪。换句话说,已经五个多月没有见面的这两位领导人的对立情绪的爆炸式碰撞,不可能发生在他们见面的开始!真要发生了的话,只有可能发生在毛坚决反对“所议”而刘坚决坚持“所议”的交谈“不欢而散”时!

  5、“刘少奇冷静地讲了自己的想法,大意是三面红旗不倒,人民公社不散,高指标不搞,公共食堂不办等等。毛泽东,也平静下来,同意经济调整还得继续。”

  这个皆大欢喜的结尾,更是令人莫名其妙!

  刘少奇的这些“想法”其实就是毛主席当时的“想法”,刘少奇的这些“想法”表示着两次会议的“所议”并没有脱离毛、刘两个的共同“想法”。原来,他们打了半天口仗,竟然是一场天大的误会!

  五、刘少奇会用如此过分猛烈的“炮火”吗

  “饿死这么多人,历史要写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书的!”

  这句话,无异是在教训毛主席:

  “你可不能再坚持自己的意见了。你知道饿死多少人了吗?大饥荒都到了人吃人的地步!这个情况是要载入史书的,历史将要记下我们的罪过呀。”

  这句话,无异是在怒斥毛主席:

  “饿死这么多人了。到处都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这是由于你坚持错误路线的结果。如今你还要一意孤行,置人民的死活于不顾。这样下去是很危险的。历史将会记下你的罪恶。

  这句话无异是在胁迫毛主席

  它给了毛主席一个下马威以后,接下来安排了一个立竿见影喜剧性的结局:毛泽东终于为少奇的刚直所慑服,他害怕“上书”了,不得不接受了少奇的意见。

  这个故事、这句话具有如此丰富的内涵,这是杨继绳将它引进《墓碑》的原因,也是一些人老是把它挂在嘴上百炒不厌的根本原因。

  那么,如此份量畸重的过头话,刘少奇会不会在毛主席面前一吐为快呢?下面我们从刘少奇个人的角度上来进行分析:

责任编辑:民生网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