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中国 最热点 望全球 老百姓 法与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体娱 十九大

评论

中国民生网总编办公室
旗下栏目: 评论 社会 热议 军事
来源:投稿 编辑:民生网友 发布时间:2019-04-14 19:23
摘要:十五论最高学术殿堂弄虚作假二十年 10年前在互联网上有一种观点认为:学术腐败,特别是社会科学领域的学术腐败,是整个社会腐败的总源头。对于这种观点,我也曾经有过疑问。但是,最近十来年却不断有事实证明这种

——十五论最高学术殿堂弄虚作假二十年

  10年前在互联网上有一种观点认为:“学术腐败,特别是社会科学领域的学术腐败,是整个社会腐败的总源头”。对于这种观点,我也曾经有过疑问。但是,最近十来年却不断有事实证明这种观点是正确的。最近出现的两件事便是翟天临论文抄袭事件和华南理工学院院长张军“改分数”事件。从翟天临博士论文抄袭与最高学术殿堂“成果数量造假”的对比,我们已经得出“最高学术殿堂的学术不端要比高校严重一百倍以上”这个骇人听闻却又有根有据的结论。现在就再来谈谈“改分数”事件。

  一、“改分数”之“曝”

  在2018年11月23日《光明日报》作者西坡报道了武汉工程大学外语学院原院长张媛媛打招呼、“改分数”、录取“关系户”,受到处分的情况。应该说这是对“改分数”恶行的一次公开惩戒。但却毫无效果。几个月之后,首先爆出的是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张军等4人篡改研究生复试成绩。接着又有网友爆出:《华南理工不算啥,还有更猛的!浙江理工学院领导苏志俭大规模篡改全部15名学生专业课成绩!》。学界震惊,舆论哗然!。网上惊呼:有多少普通人家的孩子,为了学业寒窗苦读,念到硕士、博士压力大到甚至脱发、失眠、抑郁症,自杀!-----而有权有势者,一边拍戏赚钱,一边抄袭论文拿学位,拿奖学金。打通关系,就能让院领导亲自操刀帮其改分,将本来应该被录取的寒门子弟挤下去,把人才的命运玩弄于鼓掌。公平何在?天理何在?党纪何在?国法何在?郭喜林在博文中呐喊:“这种权力腐败如此任性和狂妄不羁,是绝对不能容忍的,这种权力腐败是不能饶恕的罪恶。面对这种厚颜无耻的罪恶,必须严惩不贷,绝不姑息养奸!”。国人的愤怒是不难理解的。但是应该引起我们深思的是:一个头戴“长江学者”桂冠,满身耀眼光环的院长为什么会如此胆大妄为?如此无法无天的丑行为什么武汉工程大学刚刚惩处,华南理工学院还敢效尤,浙江理工学院又马上跟进!谁给他们的底气?最早的“改分数”始于何年?合月?最早胆大妄为的“改分数”的“祖师爷”在哪里?

  二、“改分数”之“祖”

  科考作弊虽然古已有之,但因处罚严厉,多为偷偷摸摸小打小闹。晚清咸丰年间被开刀问斩的当朝一品宰相百葰的科考作弊只不过是按照当时的规定不允许“戏子”参加科考“,这位宰相把关不严而已。胆大到公然“改分数”的在古代还真没有,有的话估计要灭九族。

  胆大到公然“改分数”是最近几十年的事。最早的“祖师爷”是谁?本人根据在最高学术殿堂几十年的亲身经历和耳闻目睹的事实断言:中国学术界最早的“改分数”是在1998年12月出现在最高学术殿堂农村发展研究所的“代表作评审”中。改的结果就是下表中所列出的王、朱、刘、张、胡五人的代表作得分55.6、75.7、69.9、71.7和69.9.具体是如何改的?请看博文:《最荒唐的代表作评审》、《再论最荒唐的代表作评审》、《最高学术殿堂职称评定弄虚作假证据分析》和《最高学术殿堂职称评定弄虚作假证据分析(续一)》。

晋升正研人选考核概况表            1998年12月18日

1.jpg

  根据这次“改分数”的时间、性质、作用、获利、举报、查处等情况,我们可以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中国学术界最早出现的由当权者操纵的“改分数”典型案例。学术界“改分数”的“组师爷”就是策划实施这次“改分数”的张晓山、杜晓山、刘文璞、刘玉满等“精英”。他们不仅是学术界“改分数”的祖师爷,还是“改分数”邪路的“开拓者”、“规则设计者”、“率先示范者”、“保驾护航者”,是“改分数”领域“百试不爽”、“万无一失”的“世界顶级高手”。:

  三、“改分数”之“总”

  “总”是什么?“总设计师”、“总教练”、“总参谋”、“总指挥”、“总裁”,皆可简称“老总”或“总”,具体到人就在前面加上“姓”,如“张总”、“李总”、“刘总”等等。最高学术殿堂农发所的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因为时间最早赢得“改分数”之“祖”的称号。但不止时间上最早,还在如下四个方面有“突出贡献”:

  1、最周密仔细的策划:以“双盲法”为名炮制了一套处处藏“猫腻”的设计规则和步步有“玄机”的程序安排。即“弄虚作假专用法术”——“五蒙三盗术”(长毒瘤法)。一般局外人很难看出破绽。为“改分数”做了极其周密、极其充分的准备,不仅有足够的伪装,还有足够的烟幕弹。

  2、最简单易行的操作:整个过程就是复印一份评审材料,在上面划七个√。然后与真材料“掉包”。全过程有5分钟足够。

  3、最神奇高效的作用:高校“改分数”不过是改一次考试的分数,影响的是一个学生被录取的机会。而最高学术殿堂改的是“代表作得分”。“代表作得分”代表的是一位学者一生的水平和一生的贡献,影响的是一生的命运。1分之差,就能决定你的工资、待遇、福利、荣誉能否“一步登天”而且享受终生。2015年最高学术殿堂的一次福利售房,以1分之差获得正高职称者就可凭空获利四百万以上。更何况还有年年月月都会兑现的工资、奖金、津贴、补贴、福利待遇上的巨大差距。所以,如果高校老师“改考试得分”相当于送你一张百元纸币,最高学术殿堂导师或领导“改代表作得分”就相当于送你一架随时都可以印钞票的印钞机。这也就是群众说的“学术造假获利大于抢劫银行”的实例之一。

  4、最安全无忧的行动。普遍规律是获利越大的事,风险也越大。但学术界例外,特别是最高学术殿堂。上述“改代表作得分”获利大于抢劫银行!风险却是小于树下乘凉!因为按照“代表作评审弄虚作假专用法术”的设计规则和程序安排,所谓“外单位专家”一个字也不写,百姓,一句话也不说,一点踪影也不露。唯一的“真迹”就是那七个√。辩伪极难!而且按照设计规则“不管是划√的外单位专家”还是按照划的√计算得分的工作人员,谁也不签字,谁都是暗箱操作,就算是有人指出造假,也可以死皮赖脸耍赖到底!更何况还有日益强大的权力关系网和利益共同体保驾护航!最高学术殿堂的事实证明:“改代表作得分”真的百试不爽!万无一失!风险为零!

  农发所的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不仅凭借这四个方面的“突出贡献”可以拿到国务院的特殊津贴。也可以成为“改分数”行当的“总设计师”、“总指挥”、“总咨询师”、“总教练”!

  四、“改分数”之“神”

  在某一个行当或领域,只有最顶级高手,一招一式都能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方可称“神”,如“药神”、“花神”、“诗神”、“神医”、“神偷”等等。最高学术殿堂的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不仅是“改分数”之“祖”和“改分数”之“总”,凭借以下三点,也堪称“改分数”之“神”:

  1、“改分数”涉及的10篇代表作有一个基本特点:都是公开发表的关于“三农”问题的学术论文。没有任何一件涉及国家机密。其发表情况和发表之后的影响都是可以在互联网上输入论文题目(见《最荒唐的代表作评审》)查询的。这些代表作的这一基本特点和互联网已经在全世界普及的时代特点决定了在中国大约一个亿的科研人员和8000多万共产党员不论是谁只要在互联网上输入10篇论文代表作的题目搜索相关信息,谁都可以毫无悬念地判定“改分数”是已经发生的确凿无疑的事实。

  2、在中国的大约一个亿的科研人员和8000多万共产党员都向往追求真善美,排斥反对假恶丑,都把弘扬真善美揭批假恶丑看做自己义不容辞的天职。上述“改分数”的造假丑恶行为在互联网上揭发举报已经十几年,一个亿的科研人员和8000万共产党员即使有半数知情,有十分之一发出正义的呼声,也是震天动地的怒吼!排山倒海的正能量!

  3、农发所的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只是略施小计就在首善之区“天子脚下”,肆无忌惮随心所欲“改分数”,导致作品评定“颠倒黑白”,人才选拔“逆向淘汰”。被揭发、被举报、被“巡视组”认定举报是事实之后,依然不倒不败昂扬坚挺、永“吹”不“羞”!至少到现在已经长达二十年之久!

  把上述这三点联系在一起认真思考,问上几个为什么?会让人冒出一身冷汗!不寒而栗!不管怎么说,一个亿的科研人员和8000万共产党员,肯定是我中华民族中最优秀的一部分。为什么在这一个亿的科研人员和8000多万共产党员面前,一种谁都能识别、谁都有责任反对、只不过是一小撮学术界败类搞起来的“改分数”歪门邪道竟然竟然能经历二十年风雨毫发无损?难道是“私有化歪风”和善于以权谋私、长于假公济私、精于化公为私的“三私精英”的歪理邪说迷惑下完全丧失了“去伪存真”的责任心和“惩恶扬善”的正义感?还是农发所“改分数”这帮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太高明!太神奇!除了最高学术殿堂的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营造的极端特殊的学术生态环境令人惊悚之外,也不能不承认农发所“改分数”精英的功夫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堪称“改分数”之“神”!

  五、“改分数”之“恶”

  “改分数”是一种并不复杂的行动,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但是对?是错?是善?是恶?却因具体情况的不同而千差万别!本文所论“改分数”专指“滥用权力随意改动经过合情合理合法程序确定的体现真实、公平、正义的分数”。可以肯定是错,是恶!但是,错到什么程度?恶到什么程度?还会因为发生的时间、地点、单位和具体情节的不同而千差万别!有的错属于一般的学术不端;有的错已经属于学术腐败乃至违法犯罪!有的恶只影响本单位,有的恶却影响整个学术界!乃至全中国、全世界!有的恶只影响少则几个月,多则一两年!有的恶却影响一辈子,乃至几代人!甚至千秋万代!

  相比之下,普通高校譬如武汉工程大学、华南理工、浙江理工等院校发生的“改分数”错误的程度较低,属于学术不端;而最高学术殿堂的“改分数”是由本单位当权者操纵的,改的是代表着客观、公平、正义的五位外单位专家给的分数。这种“改分数,”对于五位外单位专家来说,是侵权!是强奸专家意志!对于上级领导和广大群众来说是蒙骗!对于受害学者来说,是欺诈!是掠夺!属于学术腐败,是违法犯罪!

  从对个人的影响来分析,高校的“改分数”决定的是一次学习机会的得失。最高学术殿堂的“改分数”决定的却是一生的命运与前途。2015年最高学术殿堂给予正研究员的一次福利售房证明:改代表作得分的一分之差,就能决定400万现金的得与失!更何况还有每年每月都要兑现的工资、奖金、退休金、津贴、补贴、福利待遇上的差距!

  从对学术界的影响来看,一个普通高校影响的主要是本校,也许还有教育系统,对整个学术界的影响不大。而最高学术殿堂则不然。最高学术殿堂在首都北京中央脚下,首先是整个学术界的学习榜样和表率。榜样力量无穷!表率作用无限!其实现在高校出现的“改分数”正是二十年前最高学术殿堂农发所炮制“代表作弄虚作假专用法术”——“五蒙三盗术”(长毒瘤法)掀起弄虚作假黑浪泛滥到全国二十年后喷溅出来的污点而已。今天高校出现的“改分数”正是二十年前最高学术殿堂出现的“改分数”的“祖师爷”长期率先垂范、言传身教的必然结果!在科研单位,钻营代替钻研,权术代替学术,媚骨代替风骨,官场代替学场。长此以往,出现了一批靠弄虚作假飞黄腾达一步登天而又终身不倒的“人生赢家”,与科研院所同属学术界的高效怎么可能独善其身而不群起效尤!

  从对整个社会和国家的影响来说,一个普通高校影响有限。而最高学术殿堂不仅是最高学府,而且思想阵地、道德标杆、国家智库!最高学术殿堂出现的“改分数”而且二十年不被查处,不仅导致中国的学术腐败发展到空前未有、世界罕见、动摇国本、摧毁民族道德底线的严重地步!而且在全社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这种榜样吞噬公平!践踏正义!毁灭正气!扼杀勤学、苦练、奋斗之精神、埋葬崇文向善、助人为乐、热情友好、大爱无私之品格,毁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助长弄虚作假欺蒙诈骗之歪风!对于国家来说,是破坏“科教兴国战略”、破坏“人才强国战略”、践踏党纪国法,阻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实现。

  六、“改分数”之“治”

  “改分数”之“恶”由来已久、根深蒂固、病入膏肓、毒侵骨髓,要根治谈何容易!但是,为了挽救中国学术,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我们又必须遵照十九大精神,遵照今年“两会”的部署打一场“惩戒学术不端”的持久战!“改分数”正是“学术不端”的一种最具体、最严重、最恶劣的表现。彻底清查严厉惩治由来已久恶漫中华的“改分数”骗局应该是“惩戒学术不端”的第一大战役。要取得这一战役的胜利,关键有三条:

  1、“既往不咎”不行,必须“终身追责”。“既往不咎”的结果只能是继续弄虚作假,继续“改分数”。

  2、抓小放大不行,必须“擒贼先擒王”。必须从藏有“改分数”的“祖师爷”、“总设计师”、“总参谋”、“总教练”的最高学术殿堂抓起。

  3、心慈手软不行,必须“出重拳下猛药”。对于证据确凿又顽抗到底死不改悔的顽固分子,应该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撤销一切职称和学术荣誉头衔、追回一切非法所得。使一切靠弄虚作假“改分数”而飞黄腾达的“人生赢家”身败名裂!

  最高学术殿堂弄虚作假二十年最主要的弄虚作假手段主要有三:一是“成果数量造假”,即在“量化考核”年代伪造发表作品字数,现在可以概括为“改字数”;二是“成果质量造假”,即在实施代表作制度之后伪造代表作分数,现在可以概括为“改分数”;三是为了彻底操控评定结果,伪造评委投票结果,现在可以概括为“改票数”。这“三改”相互比较一下,“量化考核”已经受到批判,“改字数”已经意义不大 ;“改票数”风险太大,不能常用。百试不爽、万无一失、昂扬坚挺、永“吹”不“羞”的就是“改分数”。所以,能否彻底揭穿“改分数”骗局、彻底惩戒“改分数”罪恶、彻底铲除“改分数”丑行是能否彻底终止最高学术殿堂弄虚作假的关键。

  相关博文:

  1、郭喜林:《华南理工院长篡改研究生复试成绩是罪恶》

  2、yanliuhbsn:《华南理工不算啥,还有更猛的!浙江理工院领导苏志俭大规模篡改全部15名学生专业课成绩!》

  3、《王化信:对“学术造假”绝不能“既往不咎”,必须“终身追责”

  ——十四 论最高学术殿堂弄虚作假二十年》

欢迎转载回链: 论“改分数”| 民生网
本页固定链接:https://www.minshengwang.com/nipingwolun/1031813.html
责任编辑:民生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