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中国 最热点 望全球 老百姓 法与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体娱 查民生

历史

中国民生网总编办公室
旗下栏目: 资讯 深度 历史 科技

哪段经历对邓小平最终提出改革开放起至关重要作用

来源:网络 编辑:民生网 发布时间:2018-01-12 10:57
摘要:核心提示: 实际上文革的这一段经历,不管是磨难也好,还是政治经历也好,对我父亲最终提出改革开放、解放思想应该说是至关重要的,或者在相当程度上来说是决定性的。 邓小平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

核心提示:实际上“文革”的这一段经历,不管是磨难也好,还是政治经历也好,对我父亲最终提出改革开放、解放思想应该说是至关重要的,或者在相当程度上来说是决定性的。

哪段经历对邓小平最终提出改革开放起至关重要作用

邓小平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路军,原题:听毛毛谈爸爸

毛毛在《我的父亲邓小平》的后记中深情地写道:“我以我的全心爱我的父亲”;在封底她又引用了邓小平的话,“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对于这两种爱,毛毛有着丰富而真切的感受——

我的这本书封底印着我父亲一句名言,就是他深情地爱着他的祖国和他的人民,这句话是最打动我的。我父亲平时不爱说话,也从不用语言表达说“我爱你”,但是我觉得他是用他的全心在爱着他的祖国和人民,他奉献了自己的一辈子。他本人是无所求,什么生前身后名,他都无所求,但是他是真的爱着他的祖国和人民,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

我父亲是个执着的人,而且他对自己的追求和信念特别坚定,绝对不会因为时局的改变或者是政治上的起伏就改变他的信仰。因为他作为一个坚定的共产党员,毕生的追求已经融于自己的血液里面了。所以我以前也对其他的人讲过,象我父亲这样的老共产党员,他们这种有着执着追求、坚定信念的人,用毕生的努力为之奋斗,而且实现了他们奋斗目标的共产党人,我觉得他们是幸福的。现在很多人可能说追求不一样了,但是像他们那种很纯粹的共产党员、革命家,他们真的是很幸福的。

我们这个家庭其实是挺普通的家庭,有祖母,有父亲、母亲,有我们这些兄弟姐妹,后期还有孙子、孙女,这么四代人。这是一个很传统的中国式的大家庭,人口挺多,也挺热闹,大家一直生活在一起。但是我们这个家庭比普通的家庭稍微要特殊一点,就是因为我父亲的原因,这样就不只是一种血缘关系的家庭,更重要的一层意思是我们是一个政治的家庭。通过我的书可以看到在不幸之中,在政治磨难、政治起伏之中,我们一家人的许许多多经历。在这些政治起伏和磨难中间,我们这一家人在很大程度上,是靠我们互相之间的爱,靠我们家庭成员的亲情,靠我们相互之间感情上的和生活上的支持,共同度过这个磨难。“文革”后期当我们长大以后,就更增加了一些政治上互相的了解、互相的理解、互相的支持,在一般的血缘亲情之中增加了许多政治上的共同的一些认识、一些信念,所以这种爱我觉得比单纯的亲情的爱又要多一层意思。其中包括共同经历的荣辱,在生活上、感情上和政治上取得的很多共识。所以既是最单纯、最朴实的一种爱,又是一种包涵比较广泛的一种爱,这亲情,这爱,应该说它包容的含义更加大些。

作为子女,从“文革”开始,我们开始长大一些了,开始成熟起来了,开始能够从政治上理解我的父亲,特别是在后期我们共同跟他经历了更多的政治起伏以后,我们作为一个成年人,看到父亲的一言一行,认同他的一言一行,这种感情就已经不单纯是一种子女对父亲的感情了,含义就更加深刻了。

在毛毛的眼中,邓小平是一个充满慈爱的父亲,“他有血有肉,感情非常丰富,内心世界也是非常丰富的。活生生的一些事件、事迹,充满了他一生的道路”———

在“文革”时期,他和我母亲听到了我哥哥邓朴方在北大,因为造反派的迫害,最后变得终身致残。这个消息对我父亲的震动非常之大。我母亲听到这个消息后哭了三天三夜。我父亲当然没像我母亲那样热泪长流,他对我母亲说,我们总得想点办法。他就提笔给毛主席、给党中央写了一封信,要求给我哥哥治病。

我哥哥“文革”前其实挺英俊的,青海论坛,而且是北大的三好生,是北大的团干部,又是中共预备党员,应该是我们家最聪明、最有成就也最能干的一个,他又是长子。因为自己的问题,影响到儿子,使得儿子终身残疾,作为一个父亲,真的是特别痛苦的一件事情。但最后他也无能为力,只好要求给他儿子治病。得知儿子被扔到社会救济院,他不顾70高龄的年迈身躯,和我母亲一块把儿子接到身边。和我的祖母一起,三个老人伺候着他。因为我哥哥他完全瘫痪了,残疾了,下肢、第十二胸椎以下完全没有感觉,大小便都不能自理,每天都要给他洗这些秽物,翻身都不能自己翻,而擦澡更不行。江西的寒冬是那么的冷,酷暑又是那么的热。我父亲母亲每天还要去上班,回来以后就照顾我哥哥。我父亲也不会跟我哥哥说更多的安慰的话,他总是默默无言的。每天按时去给他擦澡,给他洗衣服,给他翻身,给他端饭。料理他做一些父亲能够在那个时候为儿子所能做的最基本的力所能及的事情。

作为一个父亲,看到他的子女因为他的所谓的“问题”,所谓的错误,被打倒,子女都一个个被赶出了家门。家庭支离破碎,一个个远走天涯海角,甚至于在很长时间内跟子女音讯隔绝,完全不知道家人的下落,也不知道他们在社会上究竟遭到怎么样的境遇。我父亲是个非常重感情的人,他非常爱他的家庭也非常珍惜他的家庭,爱每一个子女。子女分开,就已经在感情上使他受到很大的创伤。那么跟子女隔绝,不知道他们的下落,这种担忧、忧心,作为一个爱子女的父亲来讲,他的内心的确是痛苦的。况且他又是觉得因为他的政治上的问题而影响到子女。

“文革”以后他跟我妈妈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我的子女们在‘文革’中因为我受了一些苦,以后要对他们好一点”。当然我们并没有觉得我们受苦责任完全在父亲,我们当然不是这样认为。但是父亲作为对子女有责任,他说出了这话,我觉得挺心酸的。这一句话就表达了他对子女的那种内心的歉疚和痛苦。“文革”后期,他运用他的一切办法来帮助他的子女找工作。他写了很多信,你们可以通过这本书看到。他写了很多信给毛主席,给党中央,很多信都是为了他的子女,并不是为了他的政治。都是为了给我们找工作,为了我们上学,甚至于为了我哥哥看病,都是为了这些事情。

有读者认为,小平同志在“文革”期间写给毛泽东和汪东兴的许多信件都是首次披露,这些信里又有相当一部分是为了孩子们的事情请求党中央的帮助,读了令人心酸。披露这些信会不会影响邓小平作为领导人的形象呢?

对于这种疑问,毛毛表示自己完全没有担心。她说:我觉得我是本着一个实事求是的态度来写这个历史的,这不是小说,也不是一个传奇的故事,它是一段活生生的真实的历史。你要去写这段历史,就必须用一种真诚的实事求是的视觉态度来写它。不存在任何回避,也不存在任何矫饰,否则就一定是败笔。或者去美化它,或者是刻意地去渲染什么东西,我觉得都是败笔。所以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就像是写我自己的一个感情流水帐一样。也就是说,我用一种感情的冲动来写这本书,在写书的过程中,我就希望以一种自然的笔法,作真实事件的记述。父亲给党中央写这些信,这都是经历过来的一段历史,一段非常真实的历史记录。而且我认为只有通过这种最真实的而且非常珍贵的历史文件的历史记录,才能够反映出我父亲这个人。

责任编辑:民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