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中国 最热点 望全球 老百姓 法与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体娱 顾问团

历史

中国民生网总编办公室
旗下栏目: 资讯 深度 历史 科技
来源:网络  编辑/作者:中国民生网  发布时间:2020-04-08 15:07
摘要:清代作为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将中国从王朝国家带入了近现代主权国家,其功绩是应该给予充分肯定的。在多民族国家建构中,清朝对辽阔的边疆地区实施了与内地不同的治理政策,既实现了对边疆地区的有效治理,同时又
清朝作为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把中国从一个王朝国家变成了一个现代主权国家。它的成就应该得到充分承认。在多民族国家的建设中,清朝对广大边疆地区实施了不同的治理政策,不仅实现了边疆地区的有效治理,也完成了多民族主权国家的建设。然而,长期存在的关于清朝“合法性”的问题不仅影响了史学界,也影响了广大公众,以美国新清派为代表的西方学者的各种观点也借此机会冲击了中国的清史研究,尤其是清代边疆史。在这种情况下,对现有的研究成果进行准确的评价,明确研究的方向,自然更为重要,意义非凡。

、对以往研究的数据分析

自1949年以来,出版了许多关于清朝历史的书籍。在可通过“杜秀”搜索引擎检索到的主题中,有17部作品的“清”主题属于“历史”,可视为关于清史的一般历史著作,而有4万篇论文的“清”主题可通过“中国知识网”检索到。因此,在各种断代史中,称清代史研究为“卓越的研究”是恰当的。

尽管4万多篇以“清”为主题的论文并不都是关于清代或清代边疆研究的论文,但通过“中国知网”的数据分析系统对这些论文进行的数据分析,仍能大致展现清代和清代边疆研究的基本情况。

论文的主题是对论文主要内容的反映。通过分析可以看出,这些论文的主题主要集中在明清、中华人民共和国、清初、甘龙、明清、甘龙皇帝、甘龙时期等。关注明清两代是正常的。同时,清初和甘龙时期也是这些论文的主要研究对象。

研究层次的划分主要反映这些论文所属的学术领域。根据统计数据,所涉及的研究层次主要是社会科学基础研究,其他的属于基础和基础应用研究、工程技术、产业导向、社会科学政策研究、社会科学高级科学普及等。

通过对作者单位资料的分析,可以了解我国研究清代边疆史的主要研究机构的分布情况。据资料分析,涉及的研究机构有中国人民大学、陕西师范大学、南开大学、苏州大学、复旦大学、暨南大学、南京大学、厦门大学、中央民族大学(391篇)、故宫博物院等。

通过对学科分布的数据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历史研究论文是这些论文的绝对主体。据资料分析,涉及的学科包括历史、文学、美术(2444篇)、考古学、法学、理论经济学、政治学(1143篇)、图书情报档案、中医和中西医结合、民族等。

关键词的数据分析可以反映论文的重点。据资料分析,这些论文涉及的关键词是清代、清代、明清、影响、新疆、明清、研究、清初、科举(158篇)、晚清和满文。

根据分析数据,这些论文涉及的资助资金主要有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国博士后基金等。由此可见,这些资金对促进清代边疆史研究的繁荣起到了重要作用。

根据论文来源期刊的统计,我们可以知道发表这些论文的报纸和期刊的分布情况。据统计,文章超过150篇的报刊主要有:《兰台世界》、《中国经济史研究》、《民族医药报》、《故宫博物院院刊》、《暨南大学学报》、《中国边疆史地研究》、《收藏家》、《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改革开放中的清史研究40年》 (154篇)、《大义觉迷录》。这些报纸

李治廷对改革开放40年来的清史研究成果作了详细的分析。他认为,学术界在以下几个方面达成了一定的学术共识:清朝的历史已经从三个阶段的分裂史转变为三个阶段的完整史;清朝的定位;康乾盛世的肯定;对洋务运动的正确认识;太平天国与义和团运动的评价;对清代边疆民族问题的认识;以及对清代人物的评价。但是,在清朝的民族政策上仍然存在分歧,如何理解清军入关,是“统一战争”还是“异族征服”,入关后长城的作用,《中国边疆史地研究》是文学监狱还是“统一”,明清之间的比较虽然笔者对清朝的历史没有深入细致的了解,他基本上同意本文提出的一般理解,但仍想在此基础上作两点补充。

-对清朝的历史走向是否已形成普遍的理解,或是否已达成“学术共识”,这是一个值得认真考虑的重大问题。尽管如此,如本文所述,清代史学界从五个方面对清代作出了积极评价:完成了国家的“大一统”,建立了一个空前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它确立了中国的版图,形成了中华民族多元融合的新格局。实施内地与边疆“融合”,建立一套从内地到边疆的新管理体制;实施改革,不断抛弃旧的和创新,以及社会经济和文化各方面的新发展;这个国家将享有长期的和平与稳定,社会将稳步发展,实现历史上的高度平等。然而,明清之际的巨大差异已经表明,这种“学术共识”大多局限于清代史学界,而不是整个史学界。几年前,阎崇年的无锡图书签售事件和武汉理工大学的“中国服务射箭”事件表明,不仅清朝,而且元朝的定位也在普通民众中产生了尖锐的对立,这是清代史研究严重不足的又一重要表现。

第二,虽然我们可以把对新清派历史的理解视为一种“奇怪的理论”,但不可否认的是,它对清代历史的解释也是一种历史观。而且,这种历史观不是新的发明和创造。它与20世纪五、六十年代西方学者提出的“北非与中国的长城”以及在国内学术界仍有影响的“游牧帝国”、“骑马民族国家”和“内陆亚洲”等概念有一定的传承关系。尽管视角和焦点有所不同,但其目的是解构中国历史的传统话语体系。对于中国历史,西方学术界有不同的历史观是正常的。面对这些不同的历史观,除了要正确认识这些历史观的政治背景之外,我们还应该关注它们是否具有学术合理性,以及为什么这些历史观能够在中国盛行并冲击我们的传统话语体系更为重要。毫无疑问,无论是西方长期持有的“塞外北非与中国”的观点,还是新清学派对清朝历史的定位,基于“民族国家”理论对中国是汉族的认识,都是其历史观形成的重要支点。然而,这种认识不仅深受我国普通民众的影响,而且在历史领域也随处可见,这也是这些历史观能够在我国领域大肆传播的内在原因。因此,面对西方学者解构中国传统历史话语体系的种种尝试,有必要澄清其目的并予以反驳,但更重要的是立足于中国历史的现实,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历史观和话语体系。习近平总书记在致中国历史学会的贺信中强调,希望中国广大历史研究者继承优秀传统,整合中国历史、世界历史、考古学等领域的研究力量,努力提高研究水平和创新能力,促进相关历史学科的整合和发展,总结历史经验,揭示历史规律,把握历史趋势,加快建设有中国特色的历史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这是包括清代史学界在内的我国史学界的明确要求。换句话说,尽管中国的清史研究在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的建设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仍面临着西方学者的挑战,尤其是话语体系的建设也经受了国内公众接受程度的考验,任务艰巨,任重道远。

二、对已有研究论著的总体分析

由于创建清朝的满族人属于中国传统族群认知体系中的“东夷”,而清朝是中国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的最终定型期,因此清代史研究的很大一部分属于前沿研究的范围和重点,这也是我编辑的《左传》成为出版清代史研究论文的主要期刊之一的主要原因。但是,由于清史研究属于通史的范畴,与清史研究的繁荣相比,清代边疆乃至整个中国边疆地区的研究还远远落后。

“边疆”一词出现在先秦典籍中,众多古籍中也留下了大量关于边疆的描写。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的前沿研究经历了三次高潮,这已成为学术界的共识。1840年鸦片战争的爆发和1931年日本侵华是前两次边疆研究高潮的直接原因。改革开放后,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繁荣导致了第三次边疆研究高潮的出现。到现在已经40年了。虽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也遇到了许多困难和前沿问题。这些困难和前沿问题实际上围绕着三个主要问题:“什么是中国的前沿”?关键是要回答“中国”和“中国边疆”的属性。“中国边疆”从何而来?关键是要对“中国边疆”的形成和发展做出完善的理论解释。“中国边疆”将走向何方?关键是要对中国边疆的现状和未来做出科学的回答。基于这一认识,笔者曾写了一篇文章,将中国边疆研究的难点和前沿问题归纳为六个具体方面:1 .中国边疆话语体系的建构;2.多民族中国形成和发展的理论解构:3.解构“东亚世界秩序”理论;4.中国海上边界的形成和发展;5.治边思想的形成和发展;6.中国边缘科学学科体系的构建。

应该说,对这些问题的满意回答不仅取决于中国前沿研究“三个体系”的建设,也是“三个体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可以说,这些问题的出现是中国边疆研究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结果,因为中国边疆研究经过长期发展也遇到了“三个体系”的建设问题。其中,在对多民族国家的形成和发展进行理论解构的基础上,形成符合中国边疆实际发展的话语体系是关键和首要问题。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诸多问题与清代史研究密切相关,也是我国整个历史研究面临的前沿问题。就包括清史在内的中国历史研究的现状而言,随着研究范围的扩大和研究深度的加强,学科的细化或划分,或更为具体的研究对象,已成为突出的特征,而宏观的、系统的关照则成为致命的缺陷。这不仅难以彻底驳斥新清学派等对中国历史的歪曲和歪曲,也难以保证“建设有中国特色的历史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这一历史任务的完成。例如,白寿彝在1951年5月5日发表的文章《光明日报》阐述了中国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的形成和发展。以往的作品基本上构建了一个基于朝代历史观的话语体系。虽然边疆地区的政治权力史和族群史在叙事体系中受到了关注,但它们并没有完全摆脱原有王朝叙事体系的从属地位。“中原中心”或“汉族中心”理论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消除。自然,以蒙古人为主体的元朝的“合法性”和以满族为主体的清朝与蒙古结盟的历史一再受到质疑。

“三个体系”的构建需要中国特色,而中国特色只能来自中国历史本身。清朝是中国最后一个王朝。尽管清代研究在“三大体系”尤其是中国历史话语体系的构建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但仅仅依靠对清代的研究似乎难以对上述问题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它需要整个历史学界乃至历史学界与民族学、人类学、政治学等其他学科的充分合作,甚至需要理论和方法的创新。这样,我们可以

欢迎转载回链: 李大龙:对清代历史和边疆研究的几点认识| 民生网
本页固定链接:https://www.minshengwang.com/lishi/1171513.html
责任编辑:中国民生网

上一篇:一击必杀~维克斯40毫米S型气枪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