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中国 最热点 望全球 老百姓 法与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体娱 顾问团

历史

中国民生网总编办公室
旗下栏目: 资讯 深度 历史 科技
来源:复兴网 编辑/作者:汪建新 发布时间:2019-07-10 15:01
摘要:在改革中国与天下的巨大实践中,毛泽东从山头鼓角相闻的井冈山,天高云淡的六盘山,横空出世的昆仑山,到一山飞峙大江边的庐山,他的足迹遍布万水千山,视野变得越发坦荡,胸襟变得精湛。毛泽东从忆往昔峥嵘光阴

  在“改革中国与天下”的巨大实践中,毛泽东从“山头鼓角相闻”的井冈山,“天高云淡”的六盘山,“横空出世”的昆仑山,到“一山飞峙大江边”的庐山,他的足迹遍布万水千山,视野变得越发坦荡,胸襟变得精湛。毛泽东从“忆往昔峥嵘光阴稠”“阅尽人世春色”“旧事越千年”,到“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他的眼界纵贯古今,思路变得越发悠远,头脑变得越发厚重。“报道敌军宵遁”“六月天兵征腐恶”“宜将剩勇追穷寇”,战役年月,毛泽东精心极力要颠覆反动统治、改革社会。“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天连五岭银锄落,地震江山铁臂摇”,僻静时期,毛泽东想方设法敦促建树飞腾,改革天然。“平静天下,举世同此凉热”“冷眼向洋看天下,热风吹雨洒江天”“四海翻滚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打扫统统害人虫,全无敌”,毛泽东驻足中国,放眼环球,不只存眷中国的前程,也存眷天下的将来;不只体谅中国人民的痛楚,也体谅天下人民的福祉。

闳中肆外 国尔忘家——毛泽东诗词中的家国情怀

  【原编者的话:毛泽东不只是中国人民的巨大首脑,并且是精巧的墨客。他生平共创作了100多首诗词,诗词中所泛起出的英气、正气、大气等,气韵活跃,独具艺术魅力。在中国共产党创立98周年的日子里,让我们一路浏览毛泽东诗词,感悟毛泽东的家国情怀。本期讲坛汪建新传授从毛泽东的韶山情、怙恃情、伉俪情、湖湘情和全国情等角度来解读毛泽东及其诗词中的家国情怀。

  “家国情怀”是一小我私人对本身国度和人民所示意出来的蜜意大爱,是一种深条理的心灵感伤和人生追求。“狼烟连三月,家信抵万金”,这是杜甫对家人的眷恋;“王师北定华夏季,家祭无忘告乃翁”,是陆游对国度的期许;“江山破裂风飘絮,出身浮沉雨打萍”,是文天祥对国运的痛感。家国情怀世代流淌,联贯一直,凝结成岿然不动的民族精力。】

  韶山情:从“孩儿勤苦出乡关”到“别梦依稀咒逝川”

  少年毛泽东为了追求人生空想而走出韶山。青年毛泽东立下挽救民族危亡的远雄心向,“诗人意气,挥斥方遒。指点山河,激扬笔墨”,既有“问渺茫大地,谁主沉浮”的仰天长问,又有“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浩然壮气。投身中国革命之后,不管是“倒海翻江卷巨澜”,照旧“雄关漫道真如铁”,毛泽东同道四处奔跑、出生入死,始终都天长地久。这些诗词中,都示意出了毛泽东的家国情怀。他的家国情怀是20世纪最巨大最有代表性的精力标记,是近代以来中国改变积贫积弱,改变被奴役被聚敛职位的期间最强音,是中国人民世代相传的精力财产。

  毛宇居是毛泽东的堂兄,也当过他的私塾先生。1927年元月,毛泽东考查湖南农夫行为时回到韶山,毛宇居主持接待会,致辞说:“毛君泽东,幼年好汉,处处奔走,为国为民。今天到此,各人接待。”1941年,毛宇居主持编撰《韶山毛氏四修族谱》。他在“毛泽东”条目下写了“闳中肆外,国尔忘家”八个字。新中国降生后,毛宇居欣然写下《七律·颂导师》,赞扬毛泽东“一领青衫运远谋,手无寸铁敌王侯”“一腔铁血关全国,国尔忘家志不移”。

  韶山,湘中灵秀之地。相传舜帝南巡至此,见层峦叠翠,不觉心中大悦,遂命侍从奏韶乐九成,引凤凰来仪。东华文学家王粲《登楼赋》云:“情面同于怀土兮,岂穷达而异心。”走出韶山的毛泽东曾发出“我自欲为江海客”的豪言壮语,然而他始终满怀对老家山川的不尽留恋。

  1906年,毛泽东即兴写了一首《井赞》:

  天井四四方,周围是高墙。

  青青见卵石,小鱼囿中央。

  只喝井里水,永悠久不长。

  其时,毛泽东在井湾里私塾就读,无非是死记硬背《三字经》《百家姓》《论语》《孟子》等儒家经典。毛泽东借此表达对旧式教诲的不满,盼愿分开闭塞的韶山。

  1909年,“过激派”李漱清回到韶山。在他的影响下,毛泽东读到了接头富国强兵之道的《盛世危言》。出格是在阅读了小册子《论中国有朋分之伤害》之后,少年毛泽东开始意识到中国正处于内忧外祸之中。

  1910年秋日,他前去湘乡县立东山高档小学堂就读。临行前,他改写了一首诗《七绝·呈傅沧》:

  孩儿勤苦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

  埋骨何必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毛泽东表达了外出修业、到处为家的人生志向和强项刻意。

  修业时代,毛泽东多次回到韶山,而走上革命阶梯后,他仅回过5次韶山。1921年春节时代,他回韶山为怙恃省墓;说服百口人舍弃家业而外出革命。1925年2月,毛泽东携妻儿以回韶山,率领开展农夫行为。1927年1月,毛泽东回韶山考查农夫行为。临别时,他对乡亲们立下誓言:

  【“二三十年革命不乐成,我毛润之就不回韶山了!”】

  1959年6月25日,毛泽东终于回到了魂牵梦绕的韶山。他既没有贺知章“儿童相见不体会”的慨叹,更没有刘邦“威加国内兮归家园”的张狂。他走村串户,访问了3000多群众,双手险些都被握红肿了。毛泽东抚今追昔,感应万端,倾情写下了《七律·到韶山》:

  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

  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

  为有捐躯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喜看稻菽千重浪,民生苑,各处好汉下夕烟。

  在汗青长河中,32年不外是“弹指一挥间”,但在小我私人的生掷中却是漫长的过程。1927年他立下的誓言已经实现,中国的革命已然乐成,韶山也产生了雷霆万钧的变革。

  怙恃情:从“东风南岸留晖远”到“万端遗恨皆须补”

  1959年6月26日,回韶山第二天的一大早,毛泽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给怙恃上坟。他把鲜花和松枝放在坟头上,必恭必敬地行了三个鞠躬礼,蜜意地说:“前人辛勤,后人幸福。”下山途中,毛泽东对各人说:

  【“我们共产党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不信什么鬼神。但生我者怙恃,教我者党、人民、师长、同道和伴侣,还得认可。”】

  在许多人看来,毛泽东与父亲之间布满抵牾与斗嘴。毛泽东对父亲的自私、专制简直心怀不满,但正是父亲的严肃,使他从小就能受苦刻苦;而父亲供他念书,毛泽东更是难以忘怀。他在缮写《七绝·呈傅沧》时,特意把原诗中“男儿勤苦出乡关”的“男儿”改成“孩儿”,暗示对父亲的恭顺;把“学不成名死不还”中的“死”改成“誓”,顾及父亲的感觉。毛泽东对父亲的敬爱表达得深沉而又蕴藉。

  毛泽东母亲文七妹宅心仁厚,温良谦恭,对他影响至深。1919年10月5日,母亲病逝,毛泽东赶回韶山冲。他跪守慈母灵前,含泪挥笔写下了他最长的一首诗《四言诗·祭母文》,随便表达哀痛、忖量、难受、懊悔、戴德之心。毛泽东在写给新民学会老同窗的信中说:

  【“这是人生一个疾苦之关,像吾等长日在外未能略尽服侍之力的人,尤其生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之痛!”】

  毛泽东写好《祭母文》后,意犹未尽,又含泪写下两副挽联。其一为:

  【“东风南岸留晖远,秋雨韶山挥泪多。”】

  其二为:

  【“疾革尚呼儿,无穷眷注,万端遗恨皆须补;永生新学佛,不能住世,一掬慈容那里寻?”】

  毛泽东对母亲的高贵德性记忆犹新。他曾说:天下上共有三种人:假公济私的人,利己不损人的人,可以损己而利人的人。而他的母亲就是这最后一种人。痛失慈母后,毛泽东把对母亲的爱升华为对人民的爱、对民族的爱、对故国的爱。作为中国人民的巨大儿子,他把无穷的爱都献给了巨大的母亲——故国。

  伉俪情:从“堆来枕上愁何状”到“凭堵截愁丝恨缕”

  毛泽东的婚姻糊口曲折崎岖,既有幸福,也有苦涩。他专门为杨开慧写过三首情深意长的诗词,别离是《虞佳丽·枕上》《贺新郎·别友》《蝶恋花·答李淑一》。

  《虞佳丽·枕上》写于1921年冬。毛泽东和杨开慧1920年冬成婚时,毛泽东事宜忙碌,四处奔跑,伉俪聚少离多。夜深人静时,毛泽东难免也会意潮翻腾、辗转反侧。“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海浪。”上阕以一“愁”字入手,极写忖量之深切;“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下阕以一“泪”字收笔,甚言忖量之苦涩。这首词是毛泽东诗词中独逐一首纯粹属于婉约格调的作品,写得真切天然。

  1923年底,毛泽东奉中央关照,由长沙到上海再转广州,筹备介入百姓党第一次世界代表大会。临行前,他饱含蜜意写下了《贺新郎·别友》。全词环绕一个“别”字来铺写,从话别、送别写到别后,脉络理解,既有子女柔情,更有革命豪情。“更何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伉俪别离,老是藕断丝连,如泣如诉。“汽笛一声肠已断,以后天边孤旅。”为了配合的革命奇迹,他们毅然从小我私人私交中解脱出来,“重比翼,和云翥”满身心投入到革命斗争的洪水中去。

  1927年8月,秋收叛逆前,毛泽东回到板仓与杨开慧话别,这一别竟成为诀别。1930年11月14日,杨开慧英勇牺牲,毛泽东肝肠寸断,一声长叹:“开慧之死,百身莫赎。”1957年5月11日,毛泽东填词《蝶恋花·答李淑一》。“我失骄杨君失柳”,这是一首悼亡诗,回忆杨开慧和柳直荀两位义士。一个“失”字表白了亲人的丧失、恋爱的丧失、情意的丧失、革命的丧失。“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毛泽东把追思升华到了一个更高更广更雄伟的地步。“忽报人世曾伏虎,泪飞顿作滂湃雨。”这个中既有义士忠魂由于反动派被彻底颠覆而欢欣的热泪,有神仙们为义士飞洒的怜悯之泪和喜闻人世天翻地覆的道贺之泪,也有人民群众欢呼得到解放的幸福之泪。

  章士钊曾专门问毛泽东“骄杨”二字怎么领略,毛泽东答道:“女子革命而丧其元,焉得不骄?”1963年9月1日,毛岸青、邵华哀求毛泽东书赠《蝶恋花·答李淑一》,毛泽东将“骄杨”写成“杨花”,两人唯恐笔下有误,提示毛泽东:“不是‘骄杨’吗?”毛泽东沉思半晌,答道:“称‘杨花’也很贴切。”毛岸青、邵华写道:“称‘骄杨’表达了爸爸对妈妈的歌咏。称‘杨花’,又表达出爸爸对妈妈的亲密之情。”

  湖湘情:从“云开衡岳积阴止”到“万类霜天竞自由”

  毛泽东是土生土长的湖南人,湖南人以“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不怕死、了得难”而有名。湖南素有“湖南人材半国中”“中兴将相,什九湖湘”“半部中国近代史由湘人写就”“无湘不成军”等盛誉。一代绝代逸才杨度曾写下慷慨鼓动的《湖南少年歌》,个中“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一句,道尽了湖南人的霸气与英气。“春来我不先启齿,哪个虫儿敢出声?”毛泽东自幼狂放不羁,这种性格是在湖湘文化的陶冶下逐渐形成,尔后在艰巨曲折的革命奇迹中磨砺起来的。

  湖南南阻五岭,北极洞庭,又称“三湘四水”。山川相依、灵动多变的区域特性使湖湘文化韵味无限,也给了墨客毛泽东文思泉涌、新奇别致的诗词创作灵感。毛泽东诗词中涉及湖南的作品就有10多首,既有糊口阅历的真实写照,更有对湖湘光景的蜜意咏叹。毛泽东诗词蕴涵着富厚多彩的湖湘文化元素,从三湘人物到诗文典故,从山川神韵到民间传说,从哲学思想到一般用语,一应俱全。

  【“云开衡岳积阴止,天马凤凰春树里”

  “鲲鹏击浪从兹始,洞庭湘水涨连天”

  “风起绿洲吹浪去,雨从青野上山来”

  “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

  毛泽东笔下钟灵毓秀的湖湘山川令民气驰向往。《沁园春·长沙》中,“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这一湘江秋景堪称千古一绝。“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1961年在致周世钊的信中,毛泽东不由自主地说:“你处在这样的情形中,岂不妙哉?”

  毛泽东诗词中所示意的心忧全国的爱国主义情操、豪情汹涌的浪漫主义格调以及经世致用的实际主义情怀,都从差异角度折射出湖湘文化的精力风采与代价追求。屈原、贾谊对湖湘文化有深远影响,“幼年峥嵘屈贾才,山水奇气曾钟此”,毛泽东为其赋诗《七绝·屈原》《七绝·贾谊》《七律·咏贾谊》。“帝子乘风下翠微”“斑竹一枝千滴泪”,《七律·答友人》把有关湘妃的神话入诗,使作品平添了悠远的文学色彩。毛泽东注释“才饮长沙水”时说:“民谣:‘常德德山山有德,长沙沙水水无沙。’”毛泽东表明《十六字令三首》时写道:“湖南民谣:‘上有骷髅山,下有八面山,离天三尺三,人过要垂头,马过要下鞍。’”毛泽东诗词还布满了湖湘黎民的糊口吻息。

  毛泽东诗词小心了楚辞浪漫主义的艺术想象和创作伎俩,气派豪壮、豪情洋溢;形象雄杰、意境高远;思路热潮、想象奇绝。毛泽东诗词中有不少典故、词语、句式源于屈原作品。好比,毛泽东诗词多处通过设问抒发胸中激情,如“谁主沉浮”“黄鹤知何去”“此行何去”“试看全国谁能敌”,显然小心了屈原的《天问》,“皆假设问答以寄意耳”。毛泽东的“吴刚捧出桂花酒”,与屈原的“奠桂酒兮椒浆”千篇一致;毛泽东“红雨随心翻作浪”“截断巫山云雨”,与屈原“吾令凤鸟热潮兮”“令沅湘兮无波”异曲同工。

  全国情:从“管却自家身与心”到“敢教日月换新天”

  1912年秋日,在湖南省立图书馆大厅的墙上,毛泽东第一次看到《天下坤舆大舆图》,给了他凶猛的心灵震撼:天下是云云之大!这使他认为天下上的事、中国的事是太值得研究了,他感想本身身上负担有神圣的汗青义务。以后往后,毛泽东的胸襟变得越发博大,志向变得越发高远。

  毛泽东曾全力追求“管却自家身与心,胸中日月常新美”,试图独善其身,乃至把当教书老师作为终生职业。然而,早在韶山时,他已经亲自感觉到了农夫的艰苦:

  韶山冲来冲连冲,十户人家九户穷;

  有女莫嫁韶山冲,红薯柴棍度生平。

  走出韶山之后,他更是痛感中华民族的灾祸深重。“东海有岛夷,北山尽仇怨”,故国备受欺负;“田主重重压制,农夫个个同仇”“各处哀鸿满城血”,民不聊生,阶层抵牾非常厉害;“军阀重开战,洒向人世都是怨”,军阀分裂,四分五裂。“长夜难懂赤县天,百年魔怪舞翩跹,人民五亿不团聚。”面临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毛泽东不绝升腾起要“改革中国与天下”的弘大幻想。

  1915年5月7日,袁世凯悍然接管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毛泽东愤然题诗言志:

  【“五月七日,民国奇耻;何故报仇?在我学子!”】

  门生期间的毛泽东“粪土昔时万户侯”,布满着革命激情与报国之志。“为有捐躯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毛泽东当仁不让地投身到为民族求独立,为人民求解放的革命洪水中去。

  秋收叛逆战败后,毛泽东毅然引兵井冈山,开展武装分裂,建设农村按照地。毛泽东开始领兵接触,“炮声”“开战”“枪林”“激战”“弹洞”等用于形貌战役战争战斗的字眼频仍呈现。“十万工农下吉安”“百万工农齐踊跃”“唤起工农千百万”,革命力气由少到多。“天兵怒火冲霄汉”“前头捉了张辉瓒”“横扫千军如卷席”,革命武装由弱到强。“黄洋界上炮声隆”“赣水何处红一角”“百万大军过大江”,战役局限由小到大。“一唱雄鸡全国白”“天翻地覆慨而慷”“萧瑟金风抽丰今又是,换了人世”,毛泽东率领中国人民彻底改变了本身运气和国度面孔。

  在“改革中国与天下”的巨大实践中,毛泽东从“山头鼓角相闻”的井冈山,“天高云淡”的六盘山,“横空出世”的昆仑山,到“一山飞峙大江边”的庐山,他的足迹遍布万水千山,视野变得越发坦荡,胸襟变得精湛。毛泽东从“忆往昔峥嵘光阴稠”“阅尽人世春色”“旧事越千年”,到“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他的眼界纵贯古今,思路变得越发悠远,头脑变得越发厚重。“报道敌军宵遁”“六月天兵征腐恶”“宜将剩勇追穷寇”,战役年月,毛泽东精心极力要颠覆反动统治、改革社会。“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天连五岭银锄落,地震江山铁臂摇”,僻静时期,毛泽东想方设法敦促建树飞腾,改革天然。“平静天下,举世同此凉热”“冷眼向洋看天下,热风吹雨洒江天”“四海翻滚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打扫统统害人虫,全无敌”,毛泽东驻足中国,放眼环球,不只存眷中国的前程,也存眷天下的将来;不只体谅中国人民的痛楚,也体谅天下人民的福祉。

欢迎转载回链: 闳中肆外 国尔忘家——毛泽东诗词中的家国情怀| 民生网
本页固定链接:https://www.minshengwang.com/lishi/1095457.html
责任编辑:汪建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