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中国 最热点 望全球 老百姓 法与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体娱 查民生

风云人物

中国民生网总编办公室
旗下栏目: 国际时讯 世界热点 风云人物

静观欧洲|梅首相的难题来了!脱欧难以“硬”起来

来源:网络 编辑:民生网 发布时间:2017-09-13 06:27
摘要:(原标题:静观欧洲|梅首相的难题来了!脱欧难以“硬”起来) 特蕾莎·梅(Theresa May)。 视觉中国 资料图 英国大选结束已近一个月,其间最痛苦的莫过于梅首相。自梅首相在大选中败走麦城之后,英国媒体与民众

(原标题:静观欧洲|梅首相难题来了!脱欧难以“硬”起来)

静观欧洲|梅首相的难题来了!脱欧难以“硬”起来

特蕾莎·梅(Theresa May)。  视觉中国 资料图

英国大选结束已近一个月,其间最痛苦的莫过于梅首相。自梅首相在大选中败走麦城之后,英国媒体与民众针对特蕾莎·梅(Theresa May)的名字自发地玩起了“组词大会”,比如Theresa DisMay,Theresa Mayhem,May s Mayday,也有更直白的,“Make June the end of May”,“Can May survive next May?”。大选后的民调也令梅伤心,受访者中49%希望梅首相辞职,仅38%支持她留任。保守党支持者中有三分之二的人希望梅首相立即辞职。

各色要人也纷纷站出来对梅喊话,“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此前被梅首相解职的前财政大臣奥斯本在电视节目中声称梅如同“行尸走肉”。前首相卡梅伦也在公开演讲中呼吁梅摒弃小圈子作风,更多地倾听不同党派的声音。梅首相访问法国时,讲稿不小心被风吹走。BBC主播不失时机地揶揄道,“她连几张纸都镇不住,怎么能镇得住保守党呢?”保守党内有批评者表示,梅怎么能与“铁娘子”撒切尔夫人并称呢?撒切尔夫人“将一手烂牌打好了”,而梅却将“将一手好牌打烂了”。科尔宾则显得志得意满,他在议会辩论时借用梅以前的话反唇相讥,“看你党内乱成一团,还是让我们工党来组阁吧”。

唐宁街10号曾是梅首相发号施令的权力中枢,如今却让梅觉得冷清而孤独。权力核心圈子经过一番大洗牌,梅的两位心腹顾问蒂莫西和希尔已被迫离职,不少重要位子仍有空缺,但梅在党内威信扫地,用人问题上已不能一言九鼎。据说梅经此挫败后,常常在首相府内黯然神伤,流了不少眼泪。但在公共场合,梅仍竭力保持着自信、从容、坚韧的形象,面对要她引咎辞职的呼声,梅对所有保守党议员声情并茂地表明心迹,“只要你们还需要我,我会坚持下去。既然是我带你们走进了困境,我就有责任带你们走出去”。要收拾烂摊子,梅当然不能闲着,一面忙着浇灭百年难遇的伦敦大火,一面忙着熄灭普通民众心中的怒火,还得腾出手脚来,防止“后院起火”,按时启动脱欧谈判,推动保守党与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达成支持协议,确保女王讲话在议会中获得通过。一番马不停蹄的奔走,终于使梅暂时稳住了阵脚。回首萧瑟的六月,不管对梅多么悲摧,毕竟没有终结梅的首相生涯。

不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此时的梅首相再也无力像选前那样“手持太阿,叱咤风云”,更多地不得不去“手持琵琶,长袖善舞”。接下来最棘手的自然是脱欧问题。梅首相为了完全主导脱欧而发起的大选,反而让她在脱欧问题上进退失据。梅首相去年10月在保守党年会中释放出“硬脱欧”信号,今年1月17日又在兰卡斯特宫阐述英国“硬脱欧”路线图。梅已俨然成为硬脱欧代表人物,软脱欧的声音越来越小。硬脱欧似乎已成英国的不二选择。

不过现在形势大变。“铁娘子”不再“铁”,“硬脱欧”如何“硬”呢?英国各种主张“软脱欧”的声音,一如雨后春笋,纷至沓来。保守党的前几任领袖梅杰、黑格、卡梅伦纷纷表态,要求梅首相加强跨党派协商,共同制定出稳妥的脱欧策略。

工党虽未明确阐述脱欧的相关主张,但也表示希望脱欧软一些,苏格兰保守党、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苏格兰、威尔士地方政府等地方实力派也主张“软脱欧”。内阁大臣们少了顾忌,不少人在公开场合表态支持软脱欧。财政大臣哈蒙德本就是软脱欧派的领袖人物,浙江社区,由于此前与梅政见不合,本已做好了“卷铺盖卷儿走人”的准备,不料梅被大选整成了“跛脚鸭”,哈蒙德的地位不降反升,在脱欧问题上有了更多话语权。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此前被视为硬脱欧支持者,也开始展现灵活态度。他目前正在召集英工商界人士召开“脱欧峰会”,表示将认真听取工商界建议,在制定脱欧对策时作为重要参考意见。英国公投脱欧运动期间的领袖人物外交大臣约翰逊、环境大臣戈夫也表示应该对此前脱欧策略进行反思。英国民意也支持软脱欧。据《金融时报》一项民调显示,60%的受访者对硬脱欧立场不满意,在梅首相的支持者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认为梅首相在推进脱欧进程中应该调整硬脱欧立场。

目前看,英国脱欧由“硬”变“软”已是大势所趋,但关键问题是在什么地方软一些,如何把握好脱欧“软硬”的平衡。

首先,最软的脱欧就是留在欧洲单一市场。以挪威为例,挪威作为最大程度享有单一市场准入的非欧盟国家,享受贸易零关税。但挪威为获得市场准入,须向欧盟缴纳高额费用,人均缴费与英国相差无几,但却无法参与欧盟决策,并须遵守绝大部分欧盟决议。最根本的是,挪威必须接受欧盟人员自由流动原则,接收来自欧盟自由流动人员。挪威按人口比例接收的欧盟移民数量已是英国的2倍。这对于一心要回移民主权的英国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而欧盟方面,也将四大自由流动原则作为一条红线,期待欧方在这一问题上让步几无可能性。

其次,在限制欧盟移民问题上作出灵活调整。从英国方面看,经济发展离不开移民。其实欧盟移民一直是伦敦劳动力的重要来源。过去十年伦敦的欧盟移民数量年均增长7.7%,欧盟移民当中有一半是工作移民。这些欧盟移民每人每年对伦敦的经济贡献平均达到4.6万英镑,如果对欧盟移民设置过高门槛,英国经济自身也会严重受损。历史上也是英国自己基于经济上的考虑,于2004年决定向中东欧国家开放劳动力市场。从欧盟方面看,人员自由流动也是一个不断演变的过程,最初的自由流动只限于工作移民,上世纪90年代才开始扩大范围。

欧盟各成员国对移民福利的限制政策各不相同,在人员自由流动原则下的具体问题也是可以谈判的。卡梅伦在2016年曾与欧盟就移民问题谈成“紧急刹车”等相关特殊安排。梅的心腹蒂莫西在移民问题上十分强硬,如今他已离职。而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外交大臣约翰逊和国际贸易大臣福克斯等都表示可对欧盟移民的限制更温和一些。

第三,适当接受部分欧盟机构的监管。欧盟在农业、航空、能源、医药、运输、通讯等诸多领域有较成熟的监管机构。这些机构运行良好,监管有效,英国完全没有必要另起炉灶,如果设立新机构或者扩大现有机构工作范围既耗钱又费时。英国可通过延长过渡期的办法尽量留在欧盟相关监管机构。当然核心问题是如果留在欧盟监管机构,英国将不得不承认欧洲法院的管辖权,而梅政府认为收回司法主权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摆脱欧洲法院。英国可以考虑接受欧洲自由贸易联盟法院管辖权,该法院与欧洲法院同在卢森堡,遵循欧洲法院相关判例,涵盖范围更大。

第四,以灵活的方式留在关税同盟。土耳其与欧盟建立了关税同盟,取消了大部分制成品关税和非关税贸易壁垒,但不包括服务业、未加工农产品等。如留在关税同盟则无法与第三国签订高水平的自贸协议。在保守党内部,不少“全球英国”的拥趸认为,英国摆脱欧盟束缚后可以更好地与美国、新兴市场国家、英联邦国家等开展自由贸易。但根据英国财政部一项研究报告,如果英国离开关税同盟与对外贸易额将下降22个百分点,就算同时与新兴市场国家、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开展自由贸易,对外贸易额也只会增加5个百分点。而且离开关税同盟的损失会立即显现,与其他经济体签署自贸协议还遥遥无期呢。此外,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最关切的问题就是防止爱尔兰与北爱之间出现“硬边界”,但如果英国离开关税同盟,目前还未找到其他办法避免出现“硬边界”。

现在谈判形势非常有利于欧盟。政治上,欧盟保持团结,法德轴心作用上升,默克尔连任机率很大,马克龙风头正盛,而梅却成弱势首相,在脱欧谈判中不一定做得了主。经济上,欧元区经济数据向好,英国经济数据走弱,经济前景不确定性增加。谈判上,欧盟坚持“三不”原则:四大自由原则不可分,成员国不会单独谈,第一阶段谈判不谈英欧关系新协议。而英国方面,保守党要员对媒体抱怨英方谈判处于“三无”状态:无计划、无策略、无方向。

现在脱欧主动权大多在欧盟一边,脱欧要软下来也必须得到欧盟的配合。其实英国在谈判伊始已经“软”下来了,英方政客除了说漂亮话之外,已在谈判中作出让步,完全同意欧盟“分阶段”进行谈判的主张,放弃了英方“合二为一”的谈判要求。梅首相也在出席欧盟夏季峰会期间主动示好,表示将切实保护欧盟在英公民合法权益,不仅2019年后欧盟公民可继续在英居留,而且对于在英居住五年以上的欧盟公民,将确保其在医疗、教育等方面的福利不受影响。

欧盟的强势地位一定程度上也有利于软脱欧,因为如果排除了成员国跟风脱欧的风险,欧盟没必要在英欧关系上闹得太僵。在谈判中,欧盟除了反复念叨“英国不能挑三拣四”之类的固定说辞,也可以对英国释放一些善意,比如在英国十分关切的欧元清算中心问题上,欧盟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从伦敦夺回清算业务,将欧盟的某个城市打造为新的欧元清算中心,二是保留伦敦欧元清算中心的地位,让欧盟对伦敦的欧元业务加强监管。

类似这样的牌,欧盟还有不少。英国可打的牌却很少,想要更软地脱欧,既要在内部拿捏好软硬,对外也得弯下腰来,放低身段。英国脱欧之路尽是些泥泞、崎岖的路,梅首相还能走多远,且行且珍重吧。

(原标题:静观欧洲|梅首相的难题来了!脱欧难以“硬”起来)

netease

责任编辑:民生网